再来时她就听说过老郑的秘密财源渠道的事情,现在这件事都已经不是新闻了,她虽知道的晚了,但也确实让她想到了一些奇法。

后来回到家后她来到老郑书房找寻,一直无果,当然,像这么重要的东西要是容易找到的话就不是重要的东西了。

那些书房的保险柜都被她打开过却都没有那电话号码的踪迹,之所以在找到那电话后于琴会认定拿东西就是自己想要的联系方式,是因为老郑曾经给对方打电话的时候自己偷偷瞧见过,虽然当时没太注意,但是也记住了末尾的几个号码,当时自己还问他是不是在外面找的女人的电话,老郑回答很干脆也很决绝那就是绝不让自己碰那个号码,后来虽然不了了之了,但此时想来,两厢印证之下,便确定了一切。

随后于琴将号码搞到手后,沉了一口气,最后拿起手机按照上面的号码拨打了过去。

随着那电话声音响起,于琴的呼吸也变得慢慢急促起来,毕竟像这种交道她还是头一次打,尽管对方最后关头出卖了老郑,但是却也可以看出对方和一般的黑道人士不一样,他们很系统,有规章制度,这就说明对方是有组织有纪律的集团。

俗话说的好,流氓不可怕,可怕的是流氓有文化。这句话虽然说起来有些可笑,流氓有文化了怎么样呢?可是细想来,流氓没有文化都那么难缠了,要是再有了文化那难缠的程度只会更可怕,所以在面对这样一个神秘的庞然大物的时候,连于琴都有些沉不住气了,不过好在她的执念深固很快就说是好情绪。

随后没过多久对方接接通了电话,似乎是因为在见到于琴那陌生的号码有些犹豫,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接通,毕竟肯能这个号码是只有联系密切的熟人知晓的,是只有联系业务才会用到的号码,这时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的来电,对方不怀疑才怪。

不过,再等了一会,对方还是没有抵挡住于琴的攻势,最终选择了接通电话,不过尽管接通了电话,对方还是没有直接暴露自己的身份,只是听对方说道:“你找谁?这里是蒋家粮油店。”

蒋家粮油店?难道打错了?

于琴这样想到,随后想了想,不对呀,老郑怎么会无缘无故没事留下一个粮油店的电话号码,随后仔细一想便想通了,如果对方说是洗头房或者桑拿中心什么的于琴一定不会怀疑,甚至马上挂断电话,放弃这个号码。

但是对方这样说却肯定了她心中所想,见她微微一笑,然后说道:“你也不要妄称蒋家粮油店了,我是谁你可能不知道,但是你这样蹩脚的谎话是骗不了我的。”

对方闻言明显愣了一下,原本他以为于琴是错打电话进来的,只要自己报出家门就可以轰走对方,可是现在看来有些困难了,对方似乎对他根底有些了解,所以从才会一语道破他的谎言,不过想想也是,他的谎言连自己都无法相信又如何能骗得了别人,毕竟每一个被错打进来的电话的主人都不会想他一样,别人还没说什么他就说人家打错了,然后自报家门么,只要仔细一琢磨便能想到他这是托词,是为了隐瞒自己真实身份的谎言,是不想别人知道紧张别人盘问才说出来的话。

想到这里,对方似乎感觉除了自己那话的破绽所在,所以笑道:“你是谁?”

于琴笑了笑说道:“这才对,这样才算有诚意。”

对方呵呵笑了一下,说道:“我既然那么有诚意那你也表现一下自己的诚意吧,你是谁?”

于琴撇了撇嘴角说道:“我是老郑的老婆。”

嗯?

“谁?”对方闻言明显愣了一下,随后问道。

于琴呵呵笑了一声,说道:“我说我是老郑的老婆于琴。”

这一次对方听得真切,不由一怔,好一阵没有说话,看来于琴所说老郑老婆这句话给他造成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毕竟现在老郑的事情储传的沸沸扬扬,和他有联系的那人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果然,见对方停了一会说道:“原来是嫂子啊……”

“原来是嫂子,有什么事你说吧。”那人接过电话来说道。刚才他还在奇怪是谁打来的电话,在于琴报出家门后他才恍然大悟只是仍有些奇怪,自己和她丈夫老郑在生意上有来往和她却没有多少来往,她怎么会想起给自己打电话。况且她又是怎么知道这个电话的。这一切都让他有些费解。

而于琴也没有废话,更没有矫情什么,停顿了一下说道:“我老公的事情你知道吧?”

对方闻言打着哈哈说道:“知道,怎么不知道,对此我也很遗憾,不过当时我不在兴州,我当时在外地办公。”随后装作惋惜的叹了口气说道:“实在抱歉,对此我也爱莫能助啊。”

鬼知道你怎么想的。

于琴自然不会因为对方片面之词就觉得对方是真心感慨,她又不是小孩。但也不愿在这方面和对方纠缠太久,只是说道:“我现在有一桩生意要和你合作,你做不做?”

对方闻言明显楞了一下,随后问道:“你说什么?”

于琴最后又说了一遍。那人听得清楚,不由诧异道:“嫂子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么?”

“知道。”于琴很干脆的说道。

对方说道:“我和老郑的事情,想必嫂子也早已知道,说的明了一些那是我们之间的商业合作,老郑的魄力我们是有目共睹,他能力也是出众的,只是不知道嫂子能有什么拿的出手的能力和背景与我们合作呢?”这话说白了就是在讥讽于琴一届女流之辈不能胜任,另外他们从事的不是一般商业活动乃是贩毒行业,这个行业虽说不是没有女人从事,但是于琴,他实在想不到她能有什么能力能和自己等人合作,不论是人脉,市场还是从进货渠道等,对方对于琴都不甚了解怎么可能轻易答应她。

于琴对此似乎早已料到是的,只是笑了笑说道:“难道只有贩毒才能和你们合作么?”

闻言对方明显楞了一下,好一会都没有在接话,似乎对于于琴刚才说的话有些生气,也对,谁都知道现在风声正紧,谁知道于琴的电话有没有被窃听,在这样的时候于琴贸然说出贩毒的事情来,对方不警觉才怪,更何况这不是在陷害对方么,如果不是因为老郑的关系对方恐怕早就挂断电话了。

于琴似乎也知道了自己过于鲁莽了些,不由顿了一下说道:“放心好了,司徒浪子正在为怎么为先前引起的事端作解释,根本没有心思和精力来管我们之间的事情,况且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也与他有关,对你我来说都百利无一害,就算他知道了也没有能力来阻止。”

对方闻言不由哦了一声,问道:“那么嫂子有什么生意介绍,不妨直言,我倒是有些兴趣了。听嫂子的口气好像有个大买卖。”

于琴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是个大买卖,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魄力接得下。”

对方闻言不由哈哈大笑一声,说道:“嫂子说笑了不是,只有我们不能做的,没有我们不敢做的,就像嫂子说的‘那种事’我们都能做出来,还有什么我们不敢做的。你说吧,我听着。”

于琴见对方答应下来,知道事情已经成了一半最起码对方已经被自己调起了兴趣来了,就说明还有继续商讨的机会和可能。

否则对方那里肯给她机会诉说,遂说道:“你听好了,我可以将我们夫妻全部家产的九成都交给你们,另外还有假日旅游以及我夫妻名下所有产业都可以归你们所有,而我也只需要你们为我做两件事情。”

“什么事?说来听听。”对方说道。

“想必你们也知道这些时日老郑同你们合作也赚去了不少钱财,这些钱的数量说出来也很是吓人,对此应该够了。”

对方闻言果真吓了一跳,暗道于琴这是要做什么,莫不是要威胁政府要人的性命,否则怎可花费这么大的代价来。

老郑和他合作赚取的钱财到底有多少他虽然不知道,但想必也绝对不是个小数目,恐怕早就到了接近九位数的地步。

毕竟像贩毒这件事只要不被抓住一直从事下去那所获得利润绝对是吓人的,何况老郑又有路子几乎都没有被发现过,所以可想而这家伙到底存了多少家底。

这还不止,听于琴的话是要把所有家底的九成都拿出来和他做生意,而且还要把一些不动资产也拿出来,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于琴是铁了心的要和他们合作。

现在他不担心于琴和他合作的可能了,他所担心的是于琴花费这么大的代价和他们合作,那么就代表着让他们做的事情绝对是绝难的事情,否则有谁会发了疯这样和人合作,如果不是到了狗急跳墙的时候谁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所以在于琴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敏锐的感觉到了于琴要他们做的事情绝非一般,不过付出和所得是成正比的,就目前来看这时于琴所能花费的最大的代价,而他们也要付出同样的努力才能做成这件事么,至于事情难办与否不是他在那里臆想就能得出结论的,这需要和于琴商讨。

俗话说的好风险越大汇报越多,反过来说回报越多风险越大。

所以在简单想了一下后,那人便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做成这件事,除非于琴要他杀害国家领导人,除此之外其他什么事,哪怕是要公然去扰乱社会秩序炸地铁到广场自焚等一些事情他都可以毫不顾及的做出来。

当然事情绝非那么简单,这只是他的臆想罢了,不过想来想去于琴要自己做的事情似乎也只有一件说得过去那就是——为老郑报仇。

那人猜想的不错,于琴就是要她那样办。

不但如此,于琴接下来的话更令他骇在了当场,同时感觉到原来这钱还真不是那么好挣的。

喜欢征服美女董事长请大家收藏:()征服美女董事长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征服美女董事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地鸡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地鸡毛并收藏征服美女董事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