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向东很清楚,这不是下决心的问题,是没有了土地收入和高税利的回报,政府财政还能不能运作?这一块收入占地方财政收入的比例比较大。如果突然少了这一块,哪一级地方政府的经费开支都会捉襟见肘,特别是经济不发达地区,甚至连公务员教师工资都发不出。他想,这才是政府总嚷嚷要降低楼市价格,但楼市价格总高居不下的主要原因。

他问自己,你李向东要建设幸福东江,提高老百姓的幸福指数,是不是可以以这个为突破口?建设部门曾搞过一次民居楼的建设,很明显是取得成效了,但能不能像小军说的那样,长期搞下去?东江市的财政缺少这一块,还不至于连工资都发不出,却不得不削减一些必要的开支。

什么是必要的开支?

有时候,这个概念很笼络,衣食住行是必要开支,但多年已形成的开支,比如常委市长们掌握的开支也是必要开支。教育需要投入,文化需要投入,但必要的投入是多少?因为有了房地产收入,这些开支可以适当增加,你李向东刻意削减这块收入,是不是也能适当地削减这些开支呢?

很显然,是要冒风险的。

教育投入为什么不如上一年,或者上一届?文化投入为什么不如上一年,或者上一届?省里来检查时,看的只是数字,绝对不会听你的解释,你可以搞幸福建设,但教育、文化就不是幸福建设吗?

没人敢挺身而出,没人敢说,我就是要压低楼市,同时也必须削减政府的部分投入。因此,不管什么地区,整治房地产总是雷声大雨点小,甚至没有雨。

你李向东敢拼吗?

如果拼,老百姓肯定叫好,但未必能听得见他们的声音。

听得见的声音似乎说的都是你的坏话,同僚说你的坏话,部门单位说你的坏话,这些声音是直通省里的,于是,只能是骂声一片。这就好像在网络上发一个帖子,叫好的人大都潜水不露面,说坏话的人却一个个活跃异常。

杨晓丽问:“怎么了?父子俩说着说着就变沉重了?”

李向东说:“他说的也很有些道理。”

杨晓丽说:“有道理的东西,未必就能去干。”

李向东点点头,说:“要能干早就有人抢在前面了。”

杨晓丽说:“那你又何必那么沉重呢!”

她说,你别总想着楼价的事,总想着政府助房地产商往上走。你应该多往好的方面想,小军能说出那么一大堆道理,我感觉很不简单,有些观点我都要好好琢磨才能弄明白,有些观点,我到现在还没想清楚。

她说,小军他们那代人受的教育比我们多,也比我们聪明,将来肯定比我们更出息。

李向东笑了,说:“你这是废话,哪有一代不如一代的道理。时代总是向前发展的,总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否则,我们留下来的困难和问题怎么解决?改革开放初期遗留下来的困难和问题,需要我们去解决,我们也一样会遗留下一些无法解决的困难和问题,那就要靠下一代去解决。”

这时候,他想,自己是不可能解决房地产的问题了,也就是说,他不能拿压低楼市做为建设幸福东江的突破口,这个问题只能留给后面人了。他只能绕过这个坎,另辟蹊径,寻找新思路。

杨晓丽问小军:“这阵你就在忙这些事吗?”

小军说:“可以这么说吧!”

杨晓丽说:“觉得跟我说不懂吗?非要跟你爸在说。”

小军笑了笑,说:“你问我的时候,我还没想清楚,现在,才有那么点头绪。”

杨晓丽问:“你怎么会想到要去调查这个问题呢?”

小军说:“我认识一个房地产商,她要我帮她搞搞市场调查。”

李向东问:“是东江市的房地产商吗?”

小军也不傻,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他很清楚,老爸不会让他与那些生意人接触,于是说:“国外的一个朋友,他听说国内的房地产很赚钱,想进来投资,所以,委托我给他做个市场调查。”

杨晓丽说:“难怪你这些天都不沾家。”

小军为了把自己的话说得更有信服力,说:“我还不只是调查东江市的房地产,有时间,还想去调查深圳的房地产。”

杨晓丽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越发证实自己没进门前,父子俩在谈论绮红。都这么些年了,只要想起他那个前女友,杨晓丽心里总还是酸酸的。心里想,李向东一定叫他小军去找绮红帮他。在深圳,他还认识谁?他总不会叫小军去找大书记帮忙吧?这也太有点小题大做,何况,李向东也不是希望小军接触官场的人,膨胀他那种官二代的心态。

小军离开去冲冰凉时,杨晓丽问:“你去见绮红了吧?”

李向东说:“你别那么多心好不好?”

杨晓丽说:“你去见她干什么?是不是还余情未了。我不会拦你!”

李向东说:“见她并不能说明什么吧?再说,这次只是巧合,她就是大赛筹委会的,副镇长他们那个模特儿还是她特意安排的。”

杨晓丽说:“特别照顾是不是?”

李向东说:“你想哪里去了?这与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她根本不知道我调来东江市。因为,副镇长他们要拿大奖,才特意安排的,都是洪常委经手的。”

杨晓丽说:“那你说,为什么在深圳那边过夜?”

李向东说:“那完全是工作需要。”

杨晓丽说:“你别说好听的,东江市才多远,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有必要过夜吗?跟她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李向东说:“你别把事情想得那么复杂好不好?”

杨晓丽说:“一点不复杂。很简单的事,一眼就看明白了。你李向东什么人我不知道?身边没三两个女人心里就不踏实。表妹走了,又打她的主意,想跟她和好如初了。”

李向东很无奈,只要把在深圳的经过告诉她,说他怎么见那两个权威专家,怎么请大书记吃饭喝酒,大书记怎么提出曝黑幕的担心,然后,洪常委带他去看副镇长他们,在大赛主会场遇见绮红。

他说:“幸亏遇到她,才解决了曝黑幕的难题。”

杨晓丽说:“你是不是很感激她?”

他说:“人家帮了我,总是得感激吧!”

杨晓丽说:“那你就去感激她吧!还回来干什么?最好就直接住在她那里,把人都给她好了。”

丢下话,就回房间了。

这天,杨晓丽够纠结的。以前,他们回到家,就回到了自己的天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何况,李向东又出差那么些天了,心里的渴望总热热地烧,如果放在平时,一进门,他们就缠绵上了。因为有小军,就不得不控制。

多了个人,就是有许多不便!

从文娱室回来,她很想叫他一起洗澡,见父子俩在谈话便开不了口,那想到,父子俩竟说得没完没了。

其实,杨晓丽也不是不通融的人,小军刚回来那几天,他们父子谈到很深夜,她独自去睡也没打扰他们,但今天不是特殊吗?不是李向东出差好多天了吗?你李向东就只想着儿子,也不照顾照顾她杨晓丽的情绪。

谈着谈着,竟还谈到了绮红,再想到他在深圳过了一晚夜,虽然,他也解释清楚了,但她还是想,你就是想见和绮红多些时间呆在一起,否则,多晚你都会赶回来。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