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锡范说服了郑鸣俊和郑缵绪,他告诉这叔侄二人一个最简单不过的道理,以他二人现在的境地,无论去投哪一方,都不会被看重,因为他叔侄二人已经是事实上的“丧家之犬”。笔&趣&阁www.biquge.info但若是他叔侄二人能够铤而走险回金厦,带领忠于郑泰的水师前去投奔,那无疑他们的份量和地位就会大大得到提高。

自崇祯以来,将领之所以为将领,概因有兵在手。无兵之人,便是贵为阁部督师,也不过寻常之辈,任人事后捏宰割之辈。冯锡范的道理再明白不过,郑鸣俊和郑缵绪想要得到齐王重视,在太平军那里立足,就得给齐王带去足够的好处,也为他们自己争取足够的好处。这好处,自然就是兵――郑家的水师!

“齐王陆战精锐,却短于水师。若二位能补齐王之短,则齐王必重用二位。”

冯锡范建议郑鸣俊和郑缵绪趁郑经还没有及时清洗水师前赶回金厦,将水师牢牢抓在手中,然后去投齐王。郑缵绪拿不定主意,因为回金厦会十分凶险,弄得不好他叔侄就是自投罗网。郑鸣俊却认可冯锡范“富贵险中求”的道理,他认为郑经现在不可能已经掌控住水师,因为大哥郑泰刚刚将水师指挥权移交给杨英,在大哥没被加害之前,杨英断然不敢轻举妄动,所以现在郑经应当和他们一样,也在派人赶回金厦。如此,他们便不能耽搁,当马上出发,和郑经的人比谁先到。

郑鸣俊拿定主意,道:“我们不能白白把水师丢给郑经!大哥虽将水师指挥权移交给了杨英,可下面的人都是我大哥提拔的,我们若回去,他们肯定听我们的!这事能干,有八成把握,没了水师,我看郑经还如何撑下去!”

见叔叔同意,郑缵绪也咬牙道:“郑经不仁,就不要怪我们不义!我们回去宰了杨英,带水师投奔齐王殿下!”

“事不宜迟,我们得马上赶回金厦,要不然让郑经先动手抓了我大哥手下那些人,这事就得黄了!”

郑鸣俊说干就干,当下就带着冯锡范和侄儿趁夜潜回金厦。郑经那边也早已派人赶回金厦给杨英传令,要他秘密捕杀水师中忠于郑泰的将领。郑鸣俊等人赶到时,杨英正在着手此事,不过因为水师分驻思明和金门两地,另外还有一些战船在其它岛屿上,因而他一时没有办法将军中忠于郑泰的将领一网成擒,只能先解决思明和金门两地的。为了防止有将领看出异样,导致生变,杨英对外宣称奉王爷郑经和建平侯郑泰之命召集诸将商议征讨台湾之事,定于诸将到齐后再行抓捕。这一耽搁,却是给了郑鸣俊、冯锡范机会。

郑鸣俊等人秘密潜回金厦后,马上联络郑泰手下那些将领,诸将一听建平侯竟被郑经杀害,个个义愤填膺,纷纷叫嚷要为侯爷报仇。郑鸣俊趁机说道他欲带诸将北上投奔齐王殿下,诸将均不反对,秘密将家眷人等接至码头。郑缵绪想解决掉杨英,将水师全部带走,冯锡范却劝阻于他,称杨英已得郑经秘令,定有防备,现在去杀他不是智者所为,万一擒虎不成反被虎伤,那就更是得不偿失。郑鸣俊也不想多生事端,也劝阻侄儿不要义气用事,他们已经联络了水师大部,其余那些走与不走也无关大局了。郑缵绪无奈只能按下心头怒火,和叔父分头行事。

当夜,被蒙在骨子里的杨英浑然不知郑鸣俊叔侄潜回金厦,他还在营中和亲信将领商议明日抓捕之事,结果听到亲兵来报,说水师不少战船突然哗变。杨英大吃一惊,带人赶到码头,就见无数战船和士卒正在驶入大海,向北航行。

愿意跟随郑鸣俊叔侄北上的水师将领有数十位之多,仅思明和金门两地军港就有大小战船500多艘和一万多士卒响应。留下来的战船不过200多艘,此刻也是人心惶惶,不知发生何事。

杨英知道追不上那些离去的战船,他也根本没有能力去追,只得急忙将这一变故火速通禀兴化。两天后,又有郑泰部署在澎湖岛上的水师得到郑鸣俊通知,也集体叛乱,追随郑鸣俊北上投奔齐王。

水师叛乱让金厦大乱,大多数人并不知郑泰被害一事,所以议论纷纷。等众人知道水师叛乱乃建平侯郑泰被王爷郑经杀害导致,顿时人心大丧,宗至和朱明官员也是纷纷收拾行装离开金厦。

金厦,已然成为不安之地。

消息传到兴化城的郑经耳中时,直让这个年轻的藩主呆若木鸡,而他的母亲董娴此刻却已在亡夫灵前长跪了两天。

陈永华和洪旭也被这消息惊得说不出话,二人只觉大势恐怕已去。

.........

郑鸣俊带领600多艘战船在海上一路向北,这些战船有大有小,几乎是金厦水师的三分之二,可以说郑鸣俊这一叛乱,已让郑经的水师之长彻底变短,从此海面之上再无郑经立足之地。碧波荡漾,大小战船风帆齐立,只让冯锡范激动连连,他终于凭借一己之力干成了这件大事。船队行至平海卫时,突然遭到忠于郑经的水师总兵周全运的拦截。

周全运是五军都督周全斌的弟弟,其兄现正在兴化城替郑经出力。当日郑泰在平海卫击败刘国轩部后,周全运便领其部驻防在此,以防刘国轩残部南下偷袭金厦。

周全运不知道建平侯郑泰已被他的藩主郑经所杀,所以起初以为郑鸣俊等人是奉命前来讨平刘国轩残部的。等到郑鸣俊在冯锡范的示意下打出了太平军旗号,又遣人将他们北上投奔齐王殿下之事告知周全运,周全运才知道金厦竟是发生了这等变天之事。

“郑鸣俊,你当真是带人去投齐王吗!国姓在天之灵,能宽恕你吗!”周全运于船头大喝,他想劝说郑鸣俊不要去投南都。

郑鸣俊冷笑一声,喝道:“你且先问国姓是否宽恕郑经那个逆子!”

郑缵绪亦是一脸怒气:“郑经杀我父亲,还要将我等斩草除根,我们若不去投齐王殿下,难道等着他来杀我们吗!”

周全运无言以对,他手下只有百余条战船,根本拦不住郑鸣俊他们。郑鸣俊也无意和周全运大战一场,传令继续北上。周全运不敢拦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水师精华就这么离去。

福州,周士相接报金厦水师突然叛乱,北上来投的消息后,当真是又惊又喜,等得知此事竟是冯锡范一手促成,不禁感慨:“冯锡范这一剑,真是无血啊。”

章节目录

汉儿不为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傲骨铁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骨铁心并收藏汉儿不为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