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淅沥沥的冰雹砸的油纸伞嘎吱作响,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了,少年终于走进了一家开门的旅店。

“一间房,谢谢。”

源尘拿到令牌,在小二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口,用令牌打开阵法,少年走了进去。

“现在都这么先进了吗?竟然用阵法。”源尘背着一把刀,看上去非但没有半分的违和,反而有一种江湖儿郎的洒脱。

“主人,咱们这次出来好像运气不佳呀。”小天有点担心,毕竟在他看来,少年就是好孕宝宝,但是就算是充电宝,都有没电的时候,那好运宝宝是不是也有没好运的时候?

“那是因为我变强了,变强之后,自然而然的就提高了好运的门槛,就比如现在你看窗外。”

小天下意识的看向了窗口,然后就愣住了,窗户是敞开的,此时竟然有一个穿着夜行衣的小偷,光明正大的闯进了他们的屋子,竟然在偷墙壁上挂着的字画,这显然就是一场栽赃嫁祸,可能这个穿着夜行衣的小偷就是旅店里的员工,一切都是自导自演。

“黑店!”小天立刻想起了这个词。

“就是这样,这种运气相比起那种没有任何副作用的好运,要来的踏实的多。”

小偷发现自己被两个目光盯着,顿时有些不自在,但是他依然我行我素的拿着字画就要冲出窗户,但是却发现窗户突然之间自行关上了,这让样想要离开的小偷,顿时愣住了:“你们能看到我。”

“能啊,你刚刚不就在屋里吗?进来的时候我还看你跟送我们来的小二使了个眼色,你露出的那个笑容,我至今还记得,你是在考验我的短期记忆力吗?”

源尘疑惑:“虽然你们自导自演的把戏很明显,但是做到你们这么明显的黑店,我还是头一次遇到,以前倒是遭遇过类似的情况,但是一般都不容易被发现,像你们店这样光明正大的,我还是很佩服的。”

“不过,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把字画挂回去吗?虽然这幅字画如此的丑陋。”

小偷很听话,瞬间就挂了回去,然后就要走窗户。

“还走窗户?走门吧,这样也不需要我过多解释了,告诉你们老板,不要耍花样,有些人他惹不起。”

小偷快步推门而出,很快消失在了楼梯口。

“看!运气这不就来了吗?”

小天点了点头,但还是想要原先那种不需要任何代价的好运气,现在这样好麻烦呀。

“变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这就是我要付出的代价。”

源尘自己对于这个代价相当的满意,可看样子,这位天道好像并不满意,反而有些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希望这家伙不会为了自己的好运,硬生生的把自己提升上来的实力又压回去,这家伙要是敢这么做,而且还做成功了,自己肯定不会再让对方呆在自己身边了。

想了想,少年还是不放心地提醒了一句:“你这个家伙,若是敢把我的实力偷走,压缩,小心我跟你翻脸。”

天道的诡异才是最可怕的,少年真的有些琢磨不透,这家伙究竟会不会这么做?但是他觉得可能性很大,所以必须要提前打个预防针,不然对方真做出来,自己反而成了最大的受害者。

小天无奈:“主人,你觉得我有这么傻吗?”

源尘震惊:“你这家伙真的能做到,隐藏的够深的呀!”

小天无语,再也没说话。

源尘打开窗户,发现窗户外面竟然是一棵巨大的槐树,此时冰雹还在下,如今已刮起了风,呼啸的风声夹杂着空气中仅存的一点雨滴,吹在了少年的脸上,让他有一种自由的味道。

一直都以分身出门,这一次终于本体出场了,确实,外面的世界总会比家里要来的自由一些,毕竟呆在家里需要考虑到方方面面,作为一个世界之主,有责任去保护整个世界的规则稳定,做事不能太过儿戏,更不能够闹出太大的动静,各种框框架架,把一个爱好自由的少年灵魂囚禁在了一个世界里,在之前有巨大的威胁之下,少年还能够稳住自己的心,让自己努力变强,可是当足以替代他的敌人被彻底干掉之后,少年终于挣脱了牢笼,有时间出去走走,可以好好的体验一下真实世界的魅力。

少年把刀放在桌上,然后躺在床上敞着窗户直接睡了过去。

天色越发的阴沉,窗外的冰雹越下越大,甚至还伴着天空中划过的血色雷霆,巨大的雷声仿佛要唤醒沉睡在黑暗里的恐怖。

风吹动了黑暗,一道黑色身影直接落入屋内,二话不说抄起桌子上的大刀,转身便要消失在黑暗之中,但下一刻,黑暗就停在了窗户前,迎面吹着凉风,感受着冰雹带来的击打感,站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的白,依然是冰雹的白,天空仿佛黑色的汪洋,要将许多年未曾降落的水量一股脑的全部撒下来。

冰雹已经相比昨天少了很多,反而是夹杂了部分的雪花。

源尘睁开双眼,这一次美美的睡了一觉,不需要化成系统去思考整个世界的发展,不用再没日没夜的连轴转,不用再去考虑阵法的有效性,不需要再为提升自己的修为而担忧,此时此刻,他只是源尘。

在离开世界之前,或许他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他还会担心一些事情,可当她离开世界的时候,就会全身心的将自己置身在一个相对危险的环境里,这个时候的他,会有一种孤独而自身难保的感觉,在这种环境中,少年反而睡得很踏实,一觉睡到自然醒,没有任何危险临近。

“咦?这个刀架不错,怎么还是你?是不是觉得昨天晚上我没有对你动手?所以你觉得我好欺负,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欺负老实人是吧?”

源尘抽回了刀,同一时间,黑衣人又化成了黑色的尘埃消散在了风中。

“我许你化作风,承受永恒酷寒的折磨。”

源尘退了房间,背着一把大刀,准备离开这座旅店。

“客官!请留步,您还没给钱呢?”

源尘看了对方一眼,笑道:“我确实有钱,但你真的要收吗?”

老板一听眼前一亮,哪还顾得少年说了些什么?直接盯着少年从怀里掏出来的金子不放,立刻就把那金子抓到了手里,狠狠的咬了一口,顿时疼得牙都差点掉了,但是脸上却流露出了一丝笑容,无论是重量还是质量,这都是上乘的金子,单单是这金子,就已经足够买下他的整座旅店。

“够了吗?真的够了?”

“够了,够了。”

源尘撑着伞离开了旅店,大雨越下越大,少年越走越远,渐渐地旅店的轮廓消失在了身后的黑暗中,再也看不到了。

“贪婪的代价太大了。”小天自言自语,看向天空,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如果不能擦亮自己的眼睛,有时候真的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明明因为大雨导致了地面泥泞,甚至出现了很多水洼,但是背着一把刀的少年却始终没有沾染水和泥,整个人如履平地,走的那叫一个轻松写意。

“主人,你怎么不找个地方吃饭呢?”

源尘:“我不需要吃饭。”因为没人比我做的饭更好吃。

山路比较崎岖,但是少年依然走的十分的稳。

“救命呀,有人吗?救救我呀!”

小天问道:“主人,好像有人遇到了危险,我们救不救?”

源尘朝着救命传来的地方而去:“当然要救,你主人我可是个大好人,救死扶伤,成恶扬善,乃是侠之大者。”

小天沉默,他想起了昨晚和今早的事情,最后只能怪那些人没有听出主人的劝解,不听劝,只能是那样的下场。

“兄台,怎么掉进去的呀?这个洞可不浅啊!水都快漫过你的脖子了。”

这场大雨加冰雹,没想到差点害死了一个人,这老天真不长眼。

源尘看了一眼小天,小天沉默。

主人,你瞅我干嘛,这天道和我有何关系,我又命令不了他们。

源尘找了个大树的树枝,折断之后将男子拖了出来,刚刚拖出来,男子就大口呼吸了起来,趴在地上怎么也起不来了。

“腿软了,好累。”

说着说着,竟然自己还晕过去了。

源尘一靠近才发现,这家伙恐怕泡了不止一天,此时已经有些发烧了。

“驮着他吧!”

小天无奈的当起了飞刀。

前行一段距离,突然又听到了求救的声音,这次是个女子的声音。

源尘还是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这才发现一个山洞里有个女子被几条蛇困在了山洞里面。

“斯斯!两脚兽,赶紧走开,这个山洞是我等的巢穴,不是你躲雨的地方,走开,就这么大点的地方你还跟我们抢,真是脸都不要了。”

源尘靠近过来,为首的大黑蛇看向源尘:“斯斯!怎么又来一个两脚兽,不好,这家伙好像是个修道士,赶紧溜,留得青山在,不怕被雨淋。”

少年刚刚靠近,几条蛇便匆匆离去,没有半分停留。

源尘也愣了一下,那条蛇智商那么高,估计有点来头,只不过少年现在已经不需要笼络一切力量,所以也只是看了一眼,便将目光落在了山洞里的女子身上。

章节目录

溯源仙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南有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有道并收藏溯源仙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