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猎户打扮,头顶斗笠,黑色的长发盘在头顶,十分的干练,手中还紧紧抓着一把弓箭,腰间挂着自制的匕首小刀,背着几个竹篓,有的放了木箭,有的却是装了一些药材。

“你是何人?为何占用蛇穴?”源尘上来便是咄咄逼人的询问,毕竟错在少女。

“雨有毒,没有毒蛇草就会高烧不退,犹如被蛇妖诅咒,你们……”少女没有生气,咋有些好奇,为何这位少年没有任何的异样,难道是有特殊的法门避免这种毒素的入侵,还是说对方有毒蛇草。

“这里有吗?”源尘缓和了下来,为生存做出什么事情都可以理解。

“正因为这里没有,所以我才没敢出去,出去被雨淋到,也是高烧不退而亡,在这洞穴里,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刚刚的那种毒舌,虽然有着不俗的灵智,但正因为他们有着不亚于人的灵性,所以才更加的惧怕与我们人类接触,因为有些东西他们把握不住。”女猎户说到蛇的时候眉飞色舞,差点就汇声绘色的演了起来。

“我在路上就到了一个人,对方好像就是高烧不退,你看看是不是和你说的那样,是种了那种毒素。”

猎户看向飞刀上的男子,象征意义上的看了两眼,然后直接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直接往男子的心口捅。

男子已经烧迷糊了,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在那里喊着难受。

少年二话不说,直接抓住了猎户的手:“你们俩有仇?”

“这混蛋居然没死,也难怪,抢走了我的毒蛇草,怎么说也能挺过这几天,但是再这么下去,恐怕就会真的死掉了。”女猎户露出了一丝笑容,这里她已经找过了,根本就没有毒蛇草,解不了毒,这家伙最多还能撑两天,48小时她还是等得起的。

源尘看这女猎户咬牙切齿的样子,不免有些好奇:“他如何得罪你了?你竟这般仇恨他。”

“这家伙道貌岸然,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我父亲生病卧床不起,他说,在山中有一味药可以医治父亲的病,我便信了他的邪,同他一起到山上,可到半途之中,他却要我以身相许,才肯将地方告知于我,为了父亲,我愿意。”

“然而天降大雨,我们便躲进了山洞中,那晚他……”

“等我醒来的时候,他竟掳走了我的毒蛇草,将我一人抛在这里,我在这洞里等了三天,知道此人不会再回来,这个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这家伙居然骗了我,都怪我关心则乱,丢了清白却也没能救得爹爹,后来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我遇到了毒蛇堵路,陷入两难之中,若不是家中还有个妹妹,哪怕我高烧不退,也一定要回家照顾爹爹。”

源尘摇头:“你说的确实很可怜,我相信你不会骗我,但是你现在仍然还是完整之身,这个事实你要如何解释?”

女猎户脸色刹那苍白,眼中闪过一抹狠色,另一只手直接抓住腰间小刀,朝着抓住自己一只手的少年砍去,这一刀快若闪电,根本就不是普通人的速度能施展出来的。

“为什么要阻止我?”

原尘笑了:“因为你在说谎呀,难道你以为随便编出一个老父亲就能够博得别人的泪水吗?而且你这编的也太假了,山里这么危险?哪怕再喜欢,也不可能连命都不要陪你来这里,别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而且你这外形也不允许啊。”

说实话,当这个女猎户说出那段故事的时候,少年真的没忍住,差点就笑了,少年记,我的这个男子长得英俊帅气,怎么看都不普通,反而是这女猎户长的有点太普通了,放在人群里,根本就不会当一回事,除非这个男子被妖怪控制,或者是从出生都没见过女子,否则不可能会如此行事。

当然也有可能会有例外,但是再多的例外,也没有生命重要,这山里妖怪这么多,一个普通帅气的男子,除非脑子抽了,否则不可能会来这种地方。

“我真的很容易相信你说的话,可惜你这话是现编的吧?妖孽,还不速速现出原形。”少年脸色一变,抓住少女的手,微微用力,顿时,原本少女的手变成了狐狸尾巴,原本的女子也变成了狐狸,虽然不知道一只狐狸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平凡,但是想来应该是吃掉了相应的人,才能焕发出人的形状,衣服掉落在地,还有身上的那些装备,都不是变出来的,而是真实存在,这就更证明了少年所想为真。

“好你只狐狸精,竟敢在本仙面前诈骗,今天就送你一程。”

火焰燃起,狐狸根本没说什么就化成了灰烬。

“别在外面偷看了,都进来吧。”

几条蛇偷偷摸摸的爬了进来,一个个都胆战心惊,不敢有任何怠慢,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也变成了灰烬。

“大仙饶命!”一群蛇趴在地上,连连磕头,那种感觉绝对不好受,特别是数量一多,少年差点没忍住,一团火焰过去,直接将所有的蛇都烧个干净。

“别在我面前碍眼,都下去,留一两条。”

为首的大黑蛇没有离开,而是屁颠颠的爬了过来:“大仙,这里是有毒蛇草的,可以帮忙救一下那个凡人。”

源尘点头:“还不快去。”

等男子吃下了毒蛇草,渐渐的恢复了过来。

源尘看向对方,问道:“你是如何来到此地的,又为何会跌入深坑。”要不是看在这家伙是真真正正的人的份上,少年恐怕已经一团火送过去,也把这家伙给交代了,主要还是有些耽误行程。

“恩人在上,请恕草民一拜。草民原本是风雪城的新任知县,但因为山里突然发生泥石流,导致我与队伍走散,又因为路途中被妖物追赶,不小心失足掉入深坑,本以为这已经是最凶险的事情,谁曾想?天降大雨又落冰雹,后又下雪,导致我原本健康的身体出现了种种问题,要不然也不会被这小小的深坑拦住去路。”

“风寒确实危险,但是你之前发热却并非如此,而是因为这雨中有毒,你是中毒了,但现在已经解除,应该无恙,不过你是怎么挺过这么长时间的?居然只是发烧,却并未危及生命,这让我很感兴趣。”

男子拿出一枚已经碎掉的玉佩,上面雕刻着精忠报国四个字,字体如今已碎,但却仍然展现出了某种精神上的烙印,仿佛只要有这玉佩在,任何妖魔鬼怪,魑魅魍魉都休想靠近,哪怕是已经碎掉,依然有着强大的能力。

“如此甚好,我也正想去此地,正好与你共度此程。”

男子虎躯一震,突然有些不寒而栗,但是面对如此强大的修仙者,恐怕自己手中的令牌也没有任何的作用,只能听天由命,看对方是否善良了。

“既然你不反对,那便启程吧。”

源尘早已休息过,再休息也无用,于是便带着男子在冰雹雨雪中前行,少年的伞虽然只是,油纸伞,但却具有很强大的承受能力,仿佛可以挡住海浪的冲击,每每都能感到一阵风,就可以将这油纸伞给吹散架,但偏偏又未能出现这种情况。

男子有些震撼,这油纸伞也太大了吧,仿佛可以挡住所有的雨雪,身处在这把伞下,根本不用担心出现任何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为何要当官?”

冰雹砸在地上发出铿锵的声音,就好像是有人在施展攻击,雪花不知为何变得无比的阴寒,像是从阴冷之地吹来,但无论什么样的攻击,无论什么样的天气,都没办法阻止少年的前进。

男子开口回道:“草民韩戈,今年已30有五,入朝为官,乃是草民梦想,如今梦想成真,自然欢喜的多,但没想到世事难料,总有灾难发生,因为如此狼狈,如今各种路引都毁在路中,只能抵达风雪城之后再行打算。”

面对一个会施仙术的人,哪怕是知县,都只能低声下气,毕竟归根到底他还只是个普通人,在面对天灾的时候,就已经有些乏力,更不要说现在这种情况。

不过可能是他多想了,一路走来,平安无事,他害怕的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风雪城眼看就要到了,少年突然停下了脚步,甚至拦住了想要冲进去的韩戈。

此时的韩戈只有一个想法,完蛋了,这家伙打算在这里解决,那他还不如直接死掉算了,这里被看的,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再成为这里的知县,甚至于此后的官路都毁了。

“静心!此地有些不对劲,我提前提醒你,不要随便乱跑,如果时刻跟在我身边,我还能保护你,如果你自己逃走了,自己的选择,无论如何都要自己背负。”

源尘继续前进,这座城确实有些古怪,但是相比起少年来说,实在有些不足为惧,有些可怕,可能是正常的,但是说真危险还真没有。

靠近之后,连韩戈都发现有哪里不对劲了,哪怕这里下刀子,城头上都必须站着值班的守卫,可是现在居然没有一个人,就好像整座城都是空的,原本激动的心情瞬间熄灭,一股子寒气从脚底板涌上脑门,现在他突然有些庆幸。

章节目录

溯源仙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南有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有道并收藏溯源仙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