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部第十八回林易之大战“铁枪王”

柳青华再变丹顶白鹤

话说林易之和阴大化回西岳的路上,却遇到了凶猛无比的“王铁枪”王彦章的拦截。

王彦章,乃五代时期后梁第一强的名将。

他以骁勇善战而著称,每战常为先锋,持铁枪驰突,奋疾如飞,军中号为“铁枪王”,闻风丧胆的无数。

朱温建后梁时,王彦章以功为亲军将领,历迁刺史、防御使至节度使。

少年时的王彦章就从军人伍,跟随朱温南征北战。

当初王彦章应募从军时,同时有数千人一同参军,王彦章毛遂自荐,要当队长,众人当然不乐意。

有人当面对他说道:

“你王彦章刚刚从山野草莽之中跑出来,凭什么本事要做我们的队长?”

王彦章听后,没有搭理他们,却直接对当时在场的主将说道:

“我想做队长,以后带领大家一起杀敌立功,没想到他们这样不领情。看来不让你们看看我的本事,你们是不会心服口服的啊!我就先给你们看看我脚上的功夫,光脚在有蒺藜的地上走上三五趟,你们看看有谁也敢来试上一试?!”

大家开始认为他在吹牛,没想到王彦章真的走上了好几趟,众人不禁大惊失色,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效仿的,都是暗暗佩服不已。

朱温听说这个事情之后,遂视王彦章为神人,因此提拔重用了他。

王彦章异常忠勇,临阵对敌时,经常奋不顾身,勇猛地冲杀。

他看不起李存勖,常对人说道:

“李亚子乃是一个半鸡小儿,没什么好怕好担心的!”

王彦章的勇武,确实让李存勖也有些忌惮。

有一次,李存勖领兵进逼潘张寨,由于军队隔着黄河,不能救援,王彦章就提起铁枪上了船,大声命令船夫解开缆绳,立即开船,没人能拦得住他。

王彦章遂一个人淌过了河,单独来救援潘张寨。

李存勖听说王彦章来了,便领兵撤退。

在与林易之率领的后唐军队的交战中,王彦章也吃过了两次败仗,向来反感他的人趁机向后梁末帝朱友贞说他的坏话,最后王彦章被罢免了兵权。

之后,王彦章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了。

林易之和阴大化万万没想到王彦章会在此时此刻出现,而且挡住了他们归家的去路。

“林易之,之前我们都兵多将广的打仗,输赢皆不算数!今天我和你单挑!旁人不要插手!”

“林易之,纳命来!”

王彦章赤着脸,闷雷似的大声说道。

着急的阴大化正要趋上前一步。

林易之却用眼神止住了,他示意阴大化退避。

“铁枪王”王彦章素来倨傲,便下手为强。

他使的是一把重达一百二十八斤的铁枪,端的是配合如一,疾若旋风。

眼见铁枪就要搠及林易之的脑门。

却见林易之双眼似闭非闭,定桩入静。

阴大化瞪大了眼睛,明白林易之已进入了超级内功状态,体形如铸,身如湿铅,肌肉苦一,毛发如戟,且任长枪招招如雨,只要一入离他五尺以内的空间,便

用内功一一拆解。

倏时,林易之拨出手中湛庐剑,出手总以高不过眉,低不过脐,左右不出肩窝为度,两手梅夸之离,长不过尺,短不逾寸,变化只在这眼前一寸间,刹那间里,高来挑,低来压,不高不低用剑挂,如千手千眼。

林易之舌顶齿叩,一声轻叱,手中湛庐长剑已刺中“铁枪王”王彦章的心脏。

只听“铁枪王”王彦章哀嚎一声,声音撕裂了鱼肚白的天色。

遂倒地不起。

林易之和阴大化用手做锹,挖了一块地,然后细心地埋葬了这位铁血汉子。

林易之和阴大化继续踏上回家的道路。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且说柳青华变化而成的巨型丹顶白鹤,载着阴小花、小兰香、小英香,徐徐地降落在了西岳的密林之间。

阴小花护着小兰香、小英香的身体。

柳青华匍匐着前进,边用耳朵聆听着地底之下的任何动静。

她感觉到了此处的地底,突然间传出了异样的声音。

不一会儿,一个土地公爷爷从地底钻了出来。

这土地公爷爷的模样,仿佛柳青华在北宋末年曾经与R并肩作战的闽南城那个土地公爷爷——赵山阳。

柳青华仔细一看,却又不是那红胡子,而是灰白胡子,也不似赵山阳矮墩墩的。

究竟这位土地公爷爷又是谁?是正是邪?又有何说法?

诸位看官,请听下一个回合分解。

求推荐!求打赏!

章节目录

阴阳纵横五千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侠义有大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侠义有大哥并收藏阴阳纵横五千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