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样子此次宗主的修为,必定会再上一个台阶。”

几个首座一听温朝君的话,那岂不是说进级灵武尊境,如此年轻的尊境强者,还真是让他们汗颜。

温朝君刚出话不久,就听到自己师尊离千愁的传言,和各位首座打了一声招呼,当即就转身而去。

“玄甲南宗现任宗主冲破酷枷,可不光是迈入极境,很可能会一举踏入灵武尊境,你们说说要不要动手,毕竟他已经威胁到王朝不稳定。”圣武阁大阁老站在圣武塔上,眼看玄甲南宗方向的灵力光柱内的云尘道。

“虽说是如此,但若真正动手的话,没被发现到还是好说,一旦发现就彻底和玄甲南宗对上,其后果不知大阁老是否考虑过。”一位九阁老明显不是太同意,一朝一宗本就是一家,真闹翻脸高兴的可是叶问清那老贼。

“不知大阁老有几分把握,若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动手的话就毫无意义,毕竟玄甲南宗可不好惹。”三阁老为人十分谨慎,他想确定有多少把握道。

大阁老闭上眼睛想确认,玄甲宗内是否有不稳定因素,他才好给出答案,随即一股微小的感知力而出。

“师尊、前辈不知你们找我是?”温朝君也不知这个关键时刻,找他到底所谓何事。

“向后退百米不要说话。”玄无殇脸色非常不好看,和离千愁二人一点头收敛全身气息,瞬间仿佛不存在一般。

温朝君也是一位心细之人,当即多退了一百米远,站在一簇花下看向天空中的云尘,并未露出一丝的异常。

当大阁老再三确认后,这才收回感知力睁开眼睛道:“若是离千愁还在,我到是没有多大把握,而今玄甲南宗只是一些小辈,到是不成任何问题,大家先布置阵法。”

离千愁万万没想到,公孙怡他这是想干嘛,少主正在进级之际他这是想出手不成,难道忘记了玄甲南宗数万年护国之恩。

玄无殇只得摇头不语,这玄武大陆的分脉公孙家到是有意义,不针对自己的敌人,到是先对上自家人,难怪会把大陆治到如此地步,还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温朝君再次上前心有疑惑道:“师尊刚才的那股感知力是谁。”

“还能是谁,当年你师尊的老搭档,恐怕是别有用心。”玄无殇看着离千愁沉默不语,也只好代他来回答。

“前代王上好强的修为,他这是想想探查师尊在不在宗门,而后对云尘动手不成。”温朝君有些心惊对方的修为道。

离千愁也只好点头,当年他本想杀了叶问涛,却被公孙怡出手阻止,不然也不至于大吴王朝落得这般境地。

更让他疑惑不解的是,有如此强的修为,为何不对叶问清出手,阻止叶家一直强势掘起,也不至于而今的天下两分的局面。

此刻大吴王宫之内阵法己成,大阁老公孙怡坐于阵中央,九人身在阵法外围护法。

只见一股圣魂力在十人,不断压缩之下化成一根头发丝小的圣灵灭魂针,突然间消失不见,瞬间出现在玄甲南宗的极境灵力光柱之中。

圣灵灭魂针细小无比,瞬间与整个灵力光桂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就算十大主峰首座也没有察觉。。

离千愁和玄无殇二人,同时发觉一道极速细小的圣魂力,却也根本无法阻止,只因其速度实在是太快。

也已经进入极境灵力光柱内,气得他们直追到源头外,出现在王宫的上空,那公孙怡必然就在下方的阵法当中。

离千愁大怒本想动手,却被玄无殇给拦住,一切只看云尘能否应付下来,若不能也只有动用老祖宗的规矩办事。

云尘正在吸收极境灵力光柱时,突然间感觉到一丝异常,但却已经为时已晚,随着机极境灵力进入体力。

他这才发现一道细小的魂针,以他根本无法阻止的速度,直冲入他的灵海之内,目标竟然是他的魂体。

吓得他心里直喊,让魂体进入灵海之底,希望以灵海之力能将其淹灭,这也是他如今别无选择的方法。

魂体见到那一道圣灵灭魂针时,脸上突然间露出一丝笑意,一步之间宛如梦幻泡影,就出现在灵力海洋之内。

公孙啸今天翻阅了无数典籍,才发现一些王族的秘密,原来王族在暗中也会受到两股制约,一份是来自玄甲南宗的帝兵令,而另一份则是离家的斩王令。

帝王令可以号令大吴所有的兵权,一旦动用身为王上根本调不动一兵一卒,而斩王令就更加可怕,斩王令一出王命绝。

公孙鹏想立他为日后的王,只是玄甲南宗主云尘想拥公孙策上位,正好可以借公孙鹏和那群老家伙出手,也根本就不用他操心。

而那斩王令就在帝族离家手中,帝族分三脉都出自玄武大帝玄灵,由二位夫人所出。

帝后王嫣红所出f两子,太子为嫡正是玄武宗玄家,次子为王脉也自然就是王室公孙家。

而离贵妃所出一子为刑脉,主掌帝族刑罚拥有斩王令,若两脉有违帝法皆可斩,所为斩王令他必须要得到手,这离家让他当即让他想到户部尚书离歌。

公孙啸立马吩咐手下十人中的九人道:“你们九人现在就去离家,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找到离家的斩王令,将它亲自交到我的手中。”

斩王令离家每代家主代代相传,只是数万年从来都未曾动用过,也基本被王室给彻底淡忘。

云尘的魂体一入灵力海面,一道灵力光环自灵海而出,出现在魂体的身上,形成一道极其强大的保护罩。

圣灵灭魂针一击竟没有攻破,但也让魂体身体一振,发现有所有灵海之力为助,极境光环都快有些挡不住,若再来一击恐怕会破防。

只见他脚在灵力海面连踏两脚,又有两道灵光自海底而出,在其身体上多出两道极境光环,一时间让其防御力大增。

公孙怡眉头一皱,集合十人的圣魂力形成的圣灵灭魂针,竟然一击没有灭杀掉云尘的魂体,这也让他一时大吃一惊。

还好只差一点,看来还得再来一击,看他还能不能再扛下。

云尘知道他必须及早突破进级,如若再不进级的话,魂体恐怕是挡不下,到时就是他身亡之时。

他开始竭尽全力吸收极境灵力,若能将整个极境光柱全部吸收,或许能一举踏入灵武尊的实力,其战力可匹敌灵武尊高阶之境。

三道灵力光环再次挡下圣灵灭魂针一击,彼此间的消耗也是十分大,也让魂体一惊算是勉强挡下。

从其攻击来看至少应该有好几位圣者,才能凝聚出如此强大的圣灵灭魂针,现在也只有彼此消耗,想必对方几人也并不轻松。

魂力离体本就是十分危险的事,那怕是精通魂力的灵武修,与同级一战也不敢轻易动用魂力,除非对方受伤不轻的情况下。

看样子几人只出了少部分圣魂力,一旦全部动用没有灭敌的话,轻则成为一个白痴或疯癫之人,重则成为一个死人。

魂体在挨过一击之后,在灵力海面上再次连踏四脚,灵力海面波涛汹涌,灵光闪现四道极境光环连出。

现如今己是云尘全部极境光环,七道从上而下将魂体套在中间,让其防御达到最强的程度。

公孙啸的九大亲卫连出,本想拿到斩王令轻而易举,不曾想竟在看似文弱书生的离歌面前,九人联手当场身死一人。

这下可让剩下的八人发狂,当即个个实力突增猛进,瞬间达到灵武尊初阶顶峰。

离歌知道大事不妙,他虽然一直隐藏修为,但也只是灵武尊中阶之境,对付九个灵武尊初阶还算勉强,而今竟是八个初阶顶峰。

只见他左手中突然间多出一把小剑,和右手中的灵剑一合,两把剑当即形成一把,竟散发出一股圣灵力之威。

面对八人的同时进攻,只是一剑当场斩杀七人,其中一人在躲过之后一闪而退,消失在离家府邸之中。

离歌挥出这一剑后,整个人一屁股坐在地上,体内的灵力只剩下一丝,差一点就把他的灵海给抽光,还好剩下的一人被吓跑,不然斩王剑就不保他也会死。

公孙怡这次是真的怒了,他不久前曾信誓旦旦,灭杀云尘轻而易举,没想到两次竟然全部都失败。

他就不相信第三击还杀不死,联合九人再次发出一击,不灭云尘他还有何颜面,在九人面前又有何威望。

然而云尘的魂体在七道极境保护之下,面对圣灵灭魂针的第三击,所有的极境光环当场破碎,魂体被振退出千米之远。

但那圣灵灭魂针开始不稳,让身在阵法中的公孙怡十人,一个个嘴角都溢出血来,大脑一阵炫昏露出痛苦的表情。

公孙怡强忍着痛苦道:“大家快服下丹药,那云尘已经再没有任何保持,只要再来一击他就必死无疑,这也是我们的最后一次机会。”

章节目录

界起通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雨过天可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天可晴并收藏界起通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