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就认定了他依然是人族的叛徒一样,对此王辰依然是不慌不忙,这两个人把握的时机恰到好处。

这时候跳出来可谓是让他刚刚在元族建立的一点信任又彻底给打破了,若是这两个人和血妖族没什么关系,此事还真不好处理。

但是当他知道了这两个人是元族的叛徒,他们才是真正效忠血妖族的奸细之后,王辰反而没有了任何担心。

至少这时候他们这种反常的举动和说词就已经值得元一真他们去怀疑了。

只不过现在元一真和元梦迪他们身处其中,或许只需要轻轻点拨一下。

他们就能彻底醒悟过来,这里两个家伙也就不攻自破了。

似乎也是看出来王辰得意图,这两个人的脸色已经显得有些不安了起来。

那元昌接着嘶吼道,“让我们出去,让我们离开这里,否则我们足够得理由怀疑你另有所图,其他人相信你,并不代表我们就会轻易相信你的意图。”

“你们这么着急出去干什么,是不是害怕留在这里面,没办法把真相带到血妖族去?”

王辰的一句话让他们两个人变了变脸色,不过刹那间元昌又恢复了正常。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明明是你自己和血妖族串通一气,想要谋害我们元族,甚至整个人族,你现在倒打一耙……”

“你要这么说可就有些过分了,如果我和血妖族串通一气,那么你们两个人又算什么?”

王辰的看着元昌二人的目光忽然变得凶煞,无形的灵魂力量朝前迸发而去,恐怖的灵魂就如同一张大网将他们两个人笼罩在了其中。

元昌和另外一个人的目光几乎同时一变,然后元昌的一双眼睛在下一秒变得迷茫了起来。

“说说看,你们两个人为血妖族效忠了多久?”

简单的一句话,却如同在平静的湖面扔过去一块巨石,包括元一真他们在内的所有人几乎都是骇然失色的看着这一幕。

“这不可能,我大哥他……”

元梦迪想跑过去说什么,但却被元一真一把拉住,此刻所有人都是目光凝重的看着王辰面前这两个人。

“我……我给血妖族效忠了……十……十二年。”

话音落下的瞬间,再度如雷击一般炸开,每个人都是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特别是元梦迪更是如同见鬼一样的看着元昌。

“这怎么可能,你可是元族,大哥你……你忘了,你是元族的人么,每一个元族都发誓要效忠……”

但此刻,真正让元一真感到震惊的,不仅仅只是元昌他们被判了元族,还有王辰身上的灵魂之力得强大,以及那种灵魂之力的熟悉感。

甚至让元一真产生了一种错觉,眼前这个王辰和元族先祖的力量竟然是那么的相似!

“十二年前,血妖族的吸血魔找到我,他承诺只要定期给血妖族提供足够的元族情报,到时候当整个元族被血妖族攻破的时候,他们会把元族的族长之位传给我,所以我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听到这话的元一真和元梦迪,脸上再度出现了不可思议,其他人更是如同第一次见到元昌一样。

听到这里的时候基本上已经不用再问什么了,至少元昌早就已经效忠了血妖族,是不争的事实了。

王辰淡淡一笑,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基本上已经彻底真相大白。

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对元昌实施灵魂攻击,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元族本身就是一个以修炼灵魂为主的种族。

一开始的元昌对王辰也是设下了不少防备,所以王辰才会一直等待,得到一个合适的时机。

也就是元昌主动出击,基本上不再对王辰设防的时候,再直接以灵魂之力进攻,这才起到一个出其不意的效果。

王辰直接抽回了灵魂之力,元昌有些茫然的神色也恢复了平静,此刻他似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元昌还在挣扎,他再度看向元一真,“族长,千万别被他的手段蛊惑,都是假的,此人根本不是好人,他才是血妖族的奸细,他是我们整个人族的叛徒,他……”

“够了!”

元一真大吼一声,元昌面色惨白,骇得连连后退,此刻再看着王辰的目光已经变成了无穷的怨毒。

“真没想到,我元族竟然会出你们这种人吃里扒外的叛徒,你们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们元族死在血妖族手上的有多少人吗,你们对得起那些死去的同胞吗?”

元一真嘶吼着,脸上写满愤怒的同时,更多是无奈的悲痛,这元一真身上流着的可是元族的血脉啊。

但谁能想到,他竟然会做出这种败类的事情?!

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了这个份上,元昌自然知道再也没办法隐瞒下去。

“哈哈哈,是,我是对不去那些死去得同胞!”元昌一双赤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元一真继续怒吼道,“难道你们,就对得起那些死去的同胞了?”

听到此话的所有人都愣住了,此刻元梦迪也终于忍不住站起来怒斥道,“元昌你在说什么,我们元族一直都在和血妖族抗争,我们什么时候对不起死去的同胞了?”

“哈哈哈,一直和血妖族抗争,说的真好,只可惜……”

元昌冷笑一声,“你们打得赢吗,我们元族有胜算么,这里是血妖族的地盘,这里的天地灵气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杂质,曾经强大的元族,连神宗都没办法达到,我们拿什么和血妖族去斗?你们不过一直在做无谓得抵抗,死去的那些同伴同样也是被你们给害死的?”

“你……”

元一真竟然也被元昌这番话说的哑口无言。

是啊!

这么多年以来,元族一直在和血妖族对抗。

可是对抗到现在都结果是什么,一直都只是再做无谓的争斗和牺牲而已,说起来别说元族,这个世界所有人加起来,只怕都不可能开始血妖族的对手,他们也一直实在做着无谓的抵抗,仅此而已。

元昌继续说道,“归顺血妖族,不去和血妖族争斗,能给我们换来更优良的修炼条件,能让我们得牺牲最小化,我做的这一切也是为了元族,难道我有错吗?”

这么一说,好像元昌他们做的这一切还真没什么问题,不过一旁的王辰却是笑了。

“你还真是够伶牙俐齿的,难怪血妖族会选择你来做他们的线人。”

王辰冷冷的说道,“那么现在我来告诉你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在血妖族的面前妥协并不会给我们人族换来任何优良的生活条件,相反,你的妥协、你的投降只会换来他们更加肆无忌惮的欺压……”

“又或者,你说的那种优良条件,仅仅只限于你一个人,他们或许会给你更好的,那仅仅只是因为你效忠了血妖族,其他人族只会被血妖族更加顺理成章的拿过去,当他们的奴隶,仅此而已。”

王辰摇了摇头,看着元昌得脸上满是悲哀,这个年轻人或许有一部分是真的在为人族着想,但他想到也太过天真了,事情根本就不是这么简单能解决的。

章节目录

万古神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楠神z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楠神z并收藏万古神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