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卡尔先生,你也知道,他……有些奇怪。”一旁的许清笑道,缓解卡尔的尴尬。

卡尔也是笑了笑,“没关系,小事而已,不必在意。”

随后卡尔话锋一转,“对了,你们现在就要离开这里么?我们打算在晚上办一场庆功会,想邀请你们参加。”

许清看了一旁的林劫一眼,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不想在这里多逗留,于是点了点头,“卡尔先生,不用麻烦了,我们也只是为了完成我们的任务而已。”

“嗯……”卡尔看了一眼一脸冷漠的林劫,也是妥协,“那好吧。”

随后卡尔从噬环里取出一袋东西,递给许清。

许清皱眉接过,打开来一看,只见袋子里面装着的是原晶和一些珍贵的矿物质。

正在许清欲要推辞之时,卡尔先一步说道:“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还请你们一定要收下。”

“因为嗔加姆如今残败,我们还要重建国家,所以能拿出来的东西不多。”

“不不不,卡尔先生,你已经很客气了,我们也知道你的难处。”

卡尔强硬要求,许清也便没有拒绝,将那些东西暂时收了起来,等到回去在统一平分。

“那再见了!”许清对着卡尔摆了摆手,他能看到林劫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后面的赫牙他们也都是对着卡尔挥手道别。

卡尔也是对着他们笑了笑,“下次你们再来的时候,相信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嗔加姆!”

“我们都会很期待的。”许清他们笑了笑,便是向着远方走去。

一路上,林劫都没有说话,略黑的眸子中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虽然他们的任务是完成了,但是还有一件事一直压在他的心底。

死士,也就是零,圣暝殿向嗔加姆当作零的“实验室”到底是想干什么?!

以前在他看来,零的制作成本很高,但是现在嗔加姆的那些死士只需要服用一枚黑色药丸就能制造出零来。

虽然极不稳定,威力比起他们制造的零要弱一些,但是优势凸显的也极其明显,就是普遍性。

他们制作零的成本大大的降低,无论是从时间上还是材料上。

若是让他们能将这种黑色药丸改善的更加精良,那么以圣暝殿的实力打造出一支甚至数支零的大军完全不是问题!

圣暝殿的野心早已凸显的十分明显,若是真的让他们拥有一支零的大军,那么对于全世界来说都将是一场灾难!

“救救我~救救我~”

正在林劫陷入沉思之时,他的裤腿突然被一只手抓住。

他低头看去,只见在右侧倒塌的房屋下一个小男孩被一块塌倒的墙体压住。

男孩的左手边还摆着他们行夜者的面具,就是之前那个崇拜着他们的男孩。

男孩在看到是自己的偶像之时,也是随之发出求救声,紧紧的拽着林劫的裤腿。

林劫眯了眯,他眼尖的注意到自男孩被压住的腰部中间流出了很多的鲜血,一块大石头死死的压在上面。

看男孩的脸上只有恐慌,而没有疼的大喊大叫,估计他已经感觉不到下半身了。

伤势,十分严重!

“不要怕,我们这就来救你!”许清急忙上前,准备搬开上面压着男孩的巨石。

一道凌厉的刀锋毫无征兆的划过……

许清整个人都错愕住了,他眼睁睁的看着林劫一刀划过了男孩的脖子,本来就是奄奄一息的男孩直接毙命。

不光是许清,林雅卿他们也都是愣住了,不敢相信这是林劫做得出来的事情。

看着男孩脸上定格的求生的表情,处于茫然失措的许清顿时脸色狰狞起来,上前拎起林劫的领子,“你……你在干什么?!”

他一直对林劫都很尊重。

但是想起男孩当初想要成为行夜者时眼里充满光的场景,这只是一个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孩子!

而现在那个充满童真的孩子却只剩下了冰凉的尸体,被他所憧憬的抹杀,这让他愤怒不已!

林劫只是低眸淡然的对上许清怒目圆睁的眼睛,“他的腰部已经被压断了,石头一搬开,便会导致他大出血。”

“严重的话,当场就会死去。就算运气好救过来了,他也会失去他的双腿,生活不能自理。”

“失去双腿的他不能去追逐他曾经的梦想,只能整日龟居在一寸之地,感觉时间缓慢的从指尖流过,那会消磨他曾经高昂的斗志。”

“对于一个人来说,这比死亡更加恐怖!”

“所以,我现在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帮他解脱将来所要承受的痛苦而已。”

林劫说的有理有据,说的许清一时哑口无言。

”歪论!“迟疑了片刻,许清的眼神再次狰狞起来,冲着林劫大声咆哮,”就算这样,那个做出选择的人也不应该是你!“

看着林劫冷漠的语气,没有丝毫的悔意,那种藐视生命的感觉让的许清更加愤怒。

他挥动着拳头向着林劫的脸上砸去,林劫只是伸出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接下了这一拳。

以许清的实力自然不可能是林劫的对手,他们的实力根本不在同一个层次。

林劫的眼中暴戾的气息窜动,”你可别太得寸进尺了!“

许清怒目盯着林劫,浑身都在颤抖,”原来的你绝对会为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现在的你,和一只野兽没有什么区别!就是一个张扬的垃圾!“

林劫眯了眯眸,眼眸中的黑气升腾间,一拳对着许清的腹部轰了出去。

”咳!“

巨力之下,许清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眼珠子都是微微弹起,布满了血丝,窒息了好久,喘不过气来。

林劫只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垃圾?貌似现在毫无反抗能力的你才是垃圾吧?“

”说实话,是因为身为弱者的你才会对一个毫不相干的小屁孩产生那种……同命相连的情感么?“

林劫的语气中充满了诋毁和揶揄。

许清也是被刺激的疯狂起来,不顾身上的疼痛,反手对着林劫的脸庞一拳砸去。

在许清的拳头抵达之时,林劫又是一脚踹在他的腹部,许清踉跄着向后倒退,一个趔趄坐在了残败的废墟上。

”你看,我说你是垃圾吧?自不量力!“林劫继续走上前,还欲一拳对着倒在废墟之上的许清抡下去。

忽然,赫牙出现在许清身前,一把握住林劫准备抡下去的右手手腕,锐目盯着他,”你也别太过分了!“

林劫看着赫牙的眼睛,然后回头看向林雅卿他们。

发现其他人都是皱起了眉头,显然对于林劫现在的行径感到十分抵触。

林劫看着他们笑了笑,随后摊了摊手,”那……走吧!“

说完,林劫也不再理会他们,直直的向着嗔加姆之外走去。

赫牙上前扶起倒在废墟之上的许清,”你没事吧?“

许清擦去嘴角的血迹,眼神有些黯淡,”没……没事。“

看着许清的模样,赫牙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曾经林劫是许清最好的伙伴,但是现在林劫却变成现在这副样子,这对于许清来说绝对是一个打击。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们不知道在林劫身上发生了什么,而看林劫的模样也不打算告诉他们,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也无法帮助林劫。

想让以前的林劫回来,估计只能看他自己了。

章节目录

名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四眼钢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眼钢牙并收藏名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