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掌相碰,两股巨大的力量碰撞在一起,顿时激起恐怖的余波向着四周散发开来,石桥轰然坍塌,崩塌的桥面落入河水之中,砸起大蓬大蓬的水花,激起水声隆隆。

凌牧云浑身剧震,脸色不由得一变,纵身向后疾退而去,一退十余丈方才站稳脚跟。深吸一口气压住胸中翻滚的气血,看向任天行的目光中已满是骇然,他真没想到,任天行的功力竟然雄厚到这种程度,同样已经迈入宗师之境的他连接对方一招都是如此的吃力!

石桥坍塌,任天行不退反进,竟然一跃十余丈,直接跨过断桥,冲到了凌牧云这边的岸上,又是一拳向着凌牧云击到。

随着他一拳轰出,一股无形的力量如水波般向着四周散发开来,将方圆十丈之地尽数笼罩在其中。然而待到这拳轰至半途,原本那已经扩散到方圆十丈的力量波动,却又迅猛地一起向内收缩凝聚,汇聚于拳上,仿佛方圆十丈之内的空间都向内塌陷了一般。

凌牧云只觉自己周遭的空间似乎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束缚了,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一股庞然伟岸如泰山压顶一般的拳力向着他迎面轰击而至!

感受到那如排山倒海般涌来的压力,凌牧云眼中闪过一抹坚决之色,顾不得体内内息尚未完全平复,吸一口气力贯双掌,就要硬接对方这一下。

就这时,东方白的身形骤然如疾风般一掠而至。一只纤纤玉掌骤然横在了任天行和凌牧云的中间,替他将任天行的这一记重拳挡下:“云弟,这个老匹夫吸过不知多少人的功力,不要和他硬拼!”

拳掌相交,东方白也是身形一震,向后轻轻纵出,轻飘飘如风吹落叶一般浑不着力,虽是被击退,却丝毫不显颓势,比起之前凌牧云被击退的狼狈情形可要好得太多了。

虽说凌牧云如今也已臻入宗师之境。但与任天行和东方白这样已经臻入宗师之境多年的老牌宗师级强者相比。他的积累还是太浅薄了一点,一经交手,立时就显示出底蕴不足的弱点来。

借着东方白这一援手,凌牧云已经缓过劲儿来。右手一抬。食、中、无名三指并指点出。一道凌厉无匹、恍若实质的璀璨剑罡立时破空而出,仿佛是一道激光汇聚而成的长剑,径直向着任天行暴刺而去。

任天行脸色微变。一掌横拍而出,“啪”的一下将凌牧云的剑罡击碎,刚要对凌牧云施以反击,只觉眼前人影一晃,东方白已返身冲至他的身前,玉指弹动间,数枚银针分别向着他的眉心、双眼、咽喉和心口刺到,凌厉锐气直刺得他脸颊心口发寒。

任天行急忙变招相应,手掌猛然张开,作势一吸,本来刺向他身体的几枚银针立时变向,向着他的掌中飞去。

他所修练的吸星摄斗大法不仅能够吸取他人功力,也有着凝聚力场收摄外物的功效,一旦施展而出,就会形成一个随心所欲的力量磁场,加持自身,扰乱对手,厉害之极。

可以说,吸星摄斗大法除了没有臻入破虚之境的传承法门,难以迈入破虚之境成为传说级的高手外,在未破虚之前,其威力丝毫不比东皇秘典来得稍差。若非如此,任天行也不能在武林中创下偌大威名,并将当年同样已经修练到宗师之境的凌元图重创致死了。

东方白秀眉微蹙,玉手一抖,几枚银针立时变向,破开吸力继续向着任天行射到。与此同时,更多的银针飞射而出,仿佛千百银丝,在夜幕下向着任天行切割而至。

任天行眼中精光一闪,劲力变摄为吐,那些射向他的银针立时受到异力推动,变转轨迹,从他的身前背后掠射而过,却没有伤到他分毫。一拳轰出,如流星坠地,拳芒闪烁,虚空塌陷,逼得东方白不得不退避开来。

“老匹夫,接我一剑!”

凌牧云长笑一声,右手伸指一点,一道无形剑罡破空而出,一下延伸数丈之长,趁着东方白闪身的空隙,闪电般向着任天行当胸刺到。

任天行冷冷一笑,一拳迎着剑罡砸出,“砰”的一下,竟直将璀璨的剑罡轰碎。

凌牧云才不过刚刚迈入宗师之境,而任天行却已经在宗师之境停留了数十年,已经隐隐窥到一丝破虚之境的玄妙,在力量层面上,凌牧云比任天行还是弱了不少,即便凌牧云的无形神剑之技威能不凡,可在与任天行的碰撞中还是难以避免地落在了下风。

然而凌牧云却丝毫不馁,见识过任天行武功的他原也没想着能够一剑便能对付得了对方。右手剑罡破碎,他便抬起左手凝出剑罡再刺,同时右手上也又有一道匹练剑罡凝聚成型,双手互搏之术施展开来,分心二用,将双剑合璧之术挥洒而出。

只见凌牧云左手剑罡如匹练般直劈而下,右手剑罡斜刺而出,左手剑罡凌厉而下,如星河倾泻,浩浩荡荡。右手剑罡在星河垂练的掩护之下鬼魅般刺出,叫人躲无可躲、防不胜防,一正一邪,一堂皇一诡异,截然不同却又相辅相成,竟是格外的凌厉难挡。

任天行不禁吃了一惊,他见凌牧云疾刺而来的两道剑罡如果单独来看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两招一齐使出,却是配合无间,挡得住左剑,就防不住右剑,防住右剑,又会被左剑乘虚而入。

无奈之下,任天行脚下一点地,纵身向侧后方退避开来。毕竟凌牧云也是宗师之境的高手,他的功力修为虽然比凌牧云要高上一筹,却还没达到仅凭护体罡气就可以无视凌牧云攻击的程度,真要是被凌牧云捅上一剑,他也一样受不了。

见此情形,凌牧云是得理不饶人双手剑罡丝毫不停,右手剑罡自上而下劈扫而出,恍若清凉之夜冰轮横空、银光铺地一般,左手剑罡却在风中摇颤,仿佛花丛中潜伏的一条毒蛇吐信,在如水月光的遮掩下悄悄游至,暴然而起,阴险狠毒,令人毛骨悚然。

任天行脸色一变,忙运力双掌,如山般平推而出,将整个正前方尽数封住。掌力剑罡碰撞在一起,轰然声中,凌牧云两道剑罡尽数破碎。

不过下一刻他手上就又重新凝聚出了两道剑罡,再度刺出,任天行的掌力虽然雄浑,却也扛不住凌牧云的连番刺击,凌厉剑罡仿佛两条吐信的毒蛇,撕破掌力屏障,向着任天行疾噬而至。

任天行吃了一惊,再度倒纵而出,同时双拳运力猛然轰出,以防凌牧云追击。

然而就在这时,任天行突觉背后一凉,他顿知不好,急忙将身形竭力一扭,同时催运内力抵御。接着就觉得后背一痛,两股细微却锋锐无比力道破开护身功力透体而入,直让他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却是东方白趁他的注意力被凌牧云所吸引之际,趁机从后偷袭,刺了他两针。

若非任天行见机得早,及时躲开了背部要害,又催运功力防住了针上所挟内劲的迸发,只怕这两针就足够要他的命了。

“臭贱人!”

任天行惊怒交集,咆哮一声,挥动双掌向后猛里击去,两股雄浑掌力如毒龙般呼啸而出。

然而东方白却是早有防备,虽然未中要害稍觉遗憾,还是立即放松银针,毫不迟疑的向后飘退而出,迅疾如风,待到任天行掌力拍到,她早已躲闪开来。(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位面武侠神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望天邀明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望天邀明月并收藏位面武侠神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