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羊毛还是卖羊,这是一个选择题,但很多时候人们并没有选择的余地,此时的李昂便是如此,他也是实在没辙了才会向这边伸手拿钱,“大家多年的朋友了,我不妨在这里跟你交个底,我的安稳日子过不了多久了,最早明天,最迟明年,就会有消息下来。●⌒,”

“你是说上面的人想动一动你?”王休捏住下巴,这可是天大的事情。

“我有什么好值得人家动的,只是到了三十岁这个坎儿而已。”李昂的神情颇为无奈,往上指了指,“说白了还不是因为家里的问题。”

“今时不同往日,你那边若是吃紧,咱们把和平饭店完全盘出去也不是不行,反正酒店是你的,我也不心疼。”和平饭店确实是个下金蛋的大白鹅,但是若连命都没了,要这下金蛋的大白鹅也没用,基于这个观点,似乎把酒店卖了也没什么不妥。

“你傻啊,要是我忽然把和平饭店盘给别人了,不是摆明了告诉别人我这儿出了问题么,到时候卖不出价儿来还在其次,别的地方被二奶卡了我上哪儿哭去。”李昂立马否决了王休的馊主意,他才不会做那种蠢事,“你在这儿管着酒店,狐朋狗友应该不少,去多找几个二世祖骗他们融资进来,然后做做账给他们点小甜头就行了,钱我先挪走他用。”

“这……恐怕不太合适吧,要是万一被发现了,可是很得罪人的。”王休不无担心地道。

“我敢得罪他们,他们敢得罪我吗?”李昂这时候霸气外露。

“就因为你身上的这股王八之气,我才这么心甘情愿地做你胯下的吹……走狗。”王休露出个谄媚的笑容,故意在李昂面前搞怪。

“你就别在这儿贫嘴了,有这闲功夫耍宝还不如去做点正事,钱的话越快到位越好,这次我可全都靠你了。”李昂站起来,拍拍王休的胳膊,“啥也别说了。先转十亿给我,我先在这里淘换点东西再说。”

离开了和平饭店的执行总裁办公室,都是一言不发,找到了玩得正酣畅的雷腾等人。她也没有开口,一直等到北城去开了辆车来,所有人都上了车,她才说起了心中的不妥,“咱们今天不是去查账的吗?”

“有什么好查的。你当王休是个白痴吗,明知我要去查他,还傻乎乎地把有问题的东西拿出来给我们看?”李昂半躺在车座椅上,伸了一个懒腰,“我这次特意带着你们在娱乐区的外围下车,用了半个小时才走到和平饭店门口,而我进他的办公室前却看到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走出来……啧啧啧。”

“您是说,这是他在演戏给我们看?”这才明白为什么李昂说是去查账,却从头到尾没有提账目的事情。正如同想要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很难,对于一个在演戏的人来说。让他自爆问题也不太现实,所以真的查起来确实是浪费时间。

“当然是演的,王休那小子我还不了解么,十分钟就完事儿了的夯货,玩什么花样能用得了半个小时?”李昂面带不屑,他故意下车走动,就是宣告自己的到来,想以此试探各方的反应,这散步花的半个小时就是给各方准备的时间,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李昂很难看出破绽来。但那些家伙能有那城府什么都不做吗?

“十分钟,为什么你了解得这么清楚,难道说你们两个人曾经一起……是人生三大铁(不知道的请自行百度)?”娜娜促狭地笑了起来。

“只是道听途说而已。”李昂摆摆手,他可没有跟王休一起出去消费过。顶多就是一起去做个按摩什么的。

身为李昂的副官并没有开玩笑的心情,她还在思考刚才发生的事情,“可是这么看的话也太奇怪了,那个叫王休的明知道您能看得出来他是在演戏,可为什么还要坚持这样做无用功呢?”

“他要表演的不是一个只知道在办公室里玩秘书的低能儿,而是想表演一个心里对我有算计但算计又不够深的低能儿。不管是哪一种,扮演低能儿都是为了降低别人的戒心,说明了他对我还有金钱以外的图谋。”李昂打开了自己的通讯器,上面显示十亿光晨币已经到账了,他要钱很有技巧,正压着和平饭店的运营极限,不管王休想要的东西是什么,都要比整个和平饭店更有价值。

“这么说他是个敌人,而不是你的朋友?”娜娜挑了挑眉毛。

“人总是会变的,不是吗?”李昂耸耸肩,用咏叹调下了结论,“啊,真是个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那么我们现在去哪里,购物吗?”尽管十亿算不上什么巨款,但也是一大笔钱了,而女人们在面对这样一大笔钱时总是会在第一时间想到购物,不管娜娜说话的时候有多爷们,内心深处始终都是个女人。

“现在是真的要去找点乐子了,享受一把速度与激情吧。”李昂给开车的北城发了一个坐标,然后就闭目养神了。

在娱乐区的上层,是安东都护府的竞技区域,这种按功能划分区域的风格有点像远古时期的条坊制,大大节省了这座太空都市在建造之初的设计成本,以及人们的出行费用。竞技区的中央有三座超大的竞技场显得非常扎眼,光在尺寸上就远超旁边的其他建筑,其余设施等更不用说,而李昂他们今天的目的地就是其中之一的光路竞技场。

李昂通报了姓名之后便被引入了竞技场看台最高处的包厢,包厢里只有两个人,一坐一立,盯着赛场上的赛况。

“李昂,算你小子有良心还知道往我这儿跑,不过我怎么听说,你是先去了王休那里才过来的呢。”梁月起身抱了李昂一把,那感觉就像是亲兄弟一样,“算算时间已经两年了,人人都说你变化大,我倒是没看出来。”

“月哥,口袋里要是没有点钱,我哪里敢往这里跑,先去王休那可是取钱的。”李昂挣开梁月的手,向他指了指身后的几个人,让他认一下几个人的脸,“这些都是我的班底,你家大业大的,以后可要帮我照顾着一点。”

雷腾等人跟着李昂的时间都不短,娜娜也为他做事超过五年了,然而在他们去“前沿地带”延州之前,这几个人还没有真正让他认可,之外,其余诸人都是第一次跟他来见梁月。

梁月确实比李昂的家业大得多,首先光路竞技场的规模就比和平饭店大了很多,而且还是他一个人的产业,不同于和平饭店那种合伙的模式;再看他身边的人也很不同,那个面相和蔼的老头,怎么看怎么有一种里绝世高手的气质。梁月本人是很会来事的,性格豪爽为人大度,朋友众多门人如云,年纪比李昂只大了一岁,却已经有了豪雄的气象。

“你就是风花雪月的月?”娜娜一直觉得在哪儿听过梁月这个名字,刚才不经意地瞥到了对方腰间的剑匣才反应了过来,眼前这位是安东都护府大都护梁光的孙子,赫赫有名的剑道宗师。

光晨共和国尚武,因而剑客很多,其中高手数量不少,一些老怪物甚至有真正的通神手段,而常在外行走的巅峰人物则是风花雪月四大剑客,其中梁月的年纪最小,仅仅三十一岁。剑术超卓,身份高贵,这样的人物自然是大家谈论的话题中心,不过梁月为人还是比较低调的,比如来此之前娜娜就不知道光路竞技场是对方的产业。

“虚名,都是虚名而已。”梁月不在意地挥手,他这不是谦虚客套,而是真的不在乎什么四大剑客的虚名。

“月哥你还是那么谦虚,不过今天既然来了,先玩上两把再说,今天我可是带了高手过来挑场子的。”李昂拍了一下娜娜的肩膀,脸上写了“靠你了”三个大字,“你也看到这儿是做什么的了,先下去热身一下,跑个几圈适应赛道,你的黑骑士我已经提前让人从船上拖到这里了。雷腾,你跟马军去帮娜娜看看她的飞行器。”

光路竞技场是一个大型的竞速赛场,比赛有好几种模式,分别在不同的场地上进行,而最刺激的还是障碍赛。参赛者驾驶着各自的飞行器,在各种障碍间穿梭,在十米的距离以内经过一个个触发点才能得分,漏掉一个点在成绩上加一定的时间,再漏的话加时翻倍,最终到达终点后用时最短的人获胜。

这个比赛的规则很简单,甚至不限制动力等级,只要不用武器攻击别人就可以,而人们对这种比赛的趋之若鹜就是因为它的无规则所带来的火爆场面,碰撞和爆炸在这种比赛了根本就是家常便饭。

李昂手底下娜娜是这方面最有天赋的人,连他自己都不得不甘拜下风,加上她自己打造的黑骑士,面对寻常高手往往是以碾压性的胜利收场。但即便如此,李昂出于保险起见,还是让娜娜先去适应赛道,这障碍赛可不是闹着玩的,梁月手下的能人异士比他更多。(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路星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沐还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还刃并收藏光路星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