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这么不自量力?”

“你不需要明白!”

“而且,你也永远不会明白!”

……

赤幽没跟天道废话,双目爆发出一道道九彩神光,令周围的虚空泛起了道道涟漪。恐怖的力量波动席卷四方,狂风,没有任何征召的便涌动了起来。

似乎是感受到了赤幽举动,天道冷笑了一声,道:“这种蝼蚁般的力量,也就去吓唬吓唬那些更弱小的凡人而已。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的作用。”

“是么?”

赤幽深吸了一口气,低喝道:“那么这样呢?”

伴随着他话音的落下,只见他的眉心处突然出现了一道淡黄色的光芒。而在这淡黄色光芒出现的那刻,一道荒古的气息迎面而来。

神秘、强大,这就是给人的感觉。

当这东西出现的那刻,天道明显也有点不淡定了。只听见他冷漠的声音有了一丝波动,似乎有点骇然的大喝道:“这东西怎么会在你那里?”

“呵呵,你终于也知道害怕么?”

“四大混沌兽,凶,被你镇压而死。焰,被你刚刚一掌劈死,戮,则被你放逐在无尽虚空。这三只,你都有能力对付。但唯有荒,你奈何不了它。就算是你破坏了它的肉身,但它的内丹也留了下来,为的,就是灭杀你。”

“荒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

“今天,我就是荒!”

……

赤幽张狂的大笑着,眼里逐渐蔓延出血红之色。而后,他的身躯慢慢的变化,一双遮天蔽日的翼翅伸展开来,直接屏蔽了半片天空。一圈圈的金色光轮从其身边显现而出,夹带着滔天的凶焰。

此刻的赤幽,看起来就像是九天杀神。

……

“你以为,有了荒的内丹,你就赢得了我么?”

天道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愤怒,似乎又发生了一件超出了他掌控之外的事情。荒的内丹,这玩意可是集合了荒全身的精华,能量之巨大,简直超乎想象。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赤幽狞笑道。

“对,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正在这时,虚空突然一阵波动。旋即,几道人影从各自的虚空之门中走出。赤幽一个个看过去,神情立时呆愣。

这出来的几个人,他有几个人是认识的,其中一个,乃是他的师父,老疯子,而另外一个,则是一脸憨笑的少年,这少年竟然是他当年从天牢里救出来的天奴,没想到,他竟然来到了这里。

除了这两位,还有一对夫妇。

这对夫妇看着赤幽的神情很奇怪,似乎有点惊喜,又有点害怕。他们泛红的眼眸,让赤幽如遭雷击。若是……若是他没猜错的话,这两个人,这两个人,正是自己苦苦追寻的父亲和母亲,他们……终于见到了他们啊!

饶是赤幽恢复了上古的记忆,此刻也是激动无比。他终于见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几个人,也觉得此生无憾了。不过,或许还有一个遗憾吧,那就是,他再也看不见昔日的伊人了,如果她还活着的话,该有多好啊!

想着想着,赤幽的眼泪忍不住便流了下来。

“呦呵,这么大了还流眼泪,这就是你们人类么?”

“多愁善感,优柔寡断!”

……

天道冷漠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很是不屑。但赤幽几人根本没理会他说的是什么,只是围在一起,相顾无言。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众人的默契当中。

“本来我还以为,得多等几年呢,没想到,这么快,你就来到了这里。”

“虽然是借助外力,但终究,你达到了这个境界。”

“让我们一起战斗吧!”

……

“是!”

赤幽的眼里含着泪,看着身前的高大男子,只感觉这么多年吃的苦都值了。今天,他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

“开始吧!”

“等等,还有人来。”

“哦?”

……

几人一愣,然后向着远方看去。

密密麻麻的人群,顷刻间冲了过来。这其中,有虚元宗当中的伙伴,也有当初的敌人。但此刻,伙伴依然还是伙伴,敌人却不一定是敌人了。

在这天道之敌下,所有的仇恨都显得无比渺小。

战天道,胜,则生!

败,则死!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

……

所有人都跟了上来,不由得让赤幽愣了许久。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心脏居然有点微微颤抖,自语的喃喃道:“原来,这就是作为人的感觉么?”

“前世的我,代表着苍生之愿,乃是一个念力集合体,本质上,和天道乃是一样的。这也难怪我会失败。但是,在这一世,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所以,我不会败!”

一句话落下,战意爆发,战斗瞬间引爆!

……

“凭你们这些蝼蚁,想杀我,简直痴心妄想!”

“呵呵,我们谋划了这么久,又怎么会没有准备呢?”赤幽师父老疯子嘿嘿一笑,而后从怀里取出一幅画卷。这一幅画卷,画着五座山,五座湖。这五座山、五座湖有顺序的间隔开来,似乎有着天地大势。

隐约的看进去,发现画卷里面似乎有着十位看不清面容的人影,正在悠闲的散步,看起来好不惬意过着小日子。

“这是什么?”天道很是疑惑。

“这是取你命的东西,名为——十方诛天图!”

“呵呵,诛天么?”

“真是可笑之极!”

……

天道冷笑,周围的威压愈发可怕。一些实力弱的人,身体纷纷爆碎,化为满地的血肉。饶是一些引雷二十重的强者,也是感觉到血气翻涌,废了好大力气才镇压住。

“老疯子,我们开始吧!”赤幽的父亲冷声道。

“嗯,开始吧!”

……

两人简单的交谈了几句,旋即便将这十方诛天图在半空中展开。见到这一幕,天道的冷笑声又传了出来:“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我么?别忘了,我可是不死不灭的。”

“这简单,既然你不死不灭,那么我们便镇压你千世万世,让你永不得超生。”

“没错,我们这么多强者在这里,便不信镇压不了你!”

“丫丫的,老子能杀天了,看我多牛逼!”

……

一群人热血翻涌,大笑着上前。

赤幽心有所感,仰望着十方诛天图,心有苦意。他似乎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荒的内丹慢慢的抛出,无尽的淡黄色光芒顿时洒满了天地间。

而这个时候,赤幽的父母,以及老疯子等人,对着无数的大能,仙灵败了下去,沉重的说道:“诸位,对不起!”

众人感应到了赤幽父母和老疯子的意思,知道要做什么了。不过,在得知了一切后,他们尽皆无所畏惧的响应着。

“灭杀这该死的天地意志,死又何妨?”

“对,老子可不怕死!”

……

所有人在走上诛天之路的那刻,已经有所准备了。但凡成大事者,必然有所牺牲。只是,这一次是轮到他们而已。

这边的景象,被赤幽的父亲放大了无数倍,投入到了大陆的天空之中。下方的普通人,还有一些弱者,也都知道了他们要做什么了。

一时间,所有人痛哭流涕,内心敬佩。

……

有一个人拜了下去,而后,第二个人,第三个人……整个大陆,在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全部拜了下去。他们会永远记得,今天,有这么一群人,为了镇压被**充斥的邪恶天道,甘愿付出生命的代价。

“诸位,我独孤天先走一步,来生再会!”一句话落下,这位叫做独孤天的大能长剑一挥,大好的头颅便滚落在地,而他的一腔热血,嘭的洒落在十方诛天图上,一时间,诛天图上光芒大放。

有了一人带头,剩下的自然也不甘示弱。所以,一个个纷纷效仿,没有半点犹豫的,自杀,而后献出自己的精血。

在这一刻,所有的大能都悲恸无比。看着这一幕,赤幽不可抑制的滚落出了泪水。今天,是他流泪流的最多的一次。这也是今生,身为人,最为真实的感触。

“我不会让你们白死的!”

赤幽深吸了一口气,骤然仰天大吼着。旋即,只见他黑色的长发全部倒竖了起来。很缓慢,很缓慢的,他双手抬了起来,低声自语着:“你们的英灵,永远不会磨灭。我为你们铸就道种,留在十方诛天图里,他日有机会的话,你们会再次重生的。”

赤幽说着说着,双手便结出一个个玄奥的手印,将那些已死之人的魂魄,收拢到了十方诛天图当中。一个又一个,不认识,认识的,尽皆在自己的面前自杀,贡献出自己的精血。这份情,这份义,终身不忘。

罗天,梦婷,姜晨,星月……老疯子,还有他的父母,也随着众人的脚步,一并跨入了十方诛天图中。他也想去,但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便是镇压,甚至灭杀邪恶的天地意志。所以,他现在还不能死!

随着众多强者的鲜血浇灌,十方诛天图的光芒越来越亮。与此同时,一股玄妙异常的法诀涌入了赤幽的脑海。在这刻,赤幽终于完全的掌控了荒珠,也掌控了十方诛天图。

十方诛天图的震动越来越大,三十三重天的空间似乎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威压而崩裂。在这刻,赤幽无感无思,终于吐出了几个冰冷的字节:“十方秘法,血祭天下!”

“吼——”

庞大的精血之力组成的能量异常惊人,居然震动了天地。赤幽的九彩之眼开启,只一个瞬间便找到了天道的真身所在。但见到那个人的面容之后,他吓的差点掌控不住十方诛天图。这个人,这个人,这个人竟然是——莫谷?

“怎么会?”赤幽惊骇的叫出声来。

似乎知道赤幽已经发现了自己,莫谷也不再隐藏着,走到了赤幽的面前,淡笑着:“我的乖女婿,你终于还是来了。”

“你,怎么会是你?”

“为什么不会是我?”

“你怎么会是天道?”

“我什么不是天道?”

……

赤幽痛苦的闭上了眼,而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双目爆发出耀眼的神采,大吼道:“苍生之愿不可废,今日不管你是谁,我都必须灭了你!”

这句话吼完,赤幽的脸上蹦出了两行热泪。为什么,为什么现实会这么残酷,所谓的被**统治的天道,竟然会是自己的岳父大人,莫媛的父亲!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啊!

还记得,是他,一开始教自己修炼。

还记得,是他,一开始教自己做人的道理。

为什么会是他?

……

赤幽快崩溃了。

他的双手高高的举着,终于,下一刻,他动了。十方诛天图化作一道流光,以一种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冲向了莫谷,无尽的光芒,顷刻间吞噬了他。

他死了么?

不,他不会死的。

他是不灭的。

只是,

会永不超生!

……

不知多少年后,原虚元宗故地,一位胡子拉碴的年轻人满目泪痕,他捧着一张泛黄的羊皮纸,大滴大滴的泪珠滴落下来,看起来好不伤感。

“你们全走了,只留我一人在世间,又有何意义?”

“你们真的太狠了,太狠了啊!”

“让我一人,独自面对着无尽的孤独、空虚和寂寞……呵呵,这样活着,倒不如像你们一样死了干脆些。”

“想我赤幽,奋力拼搏到现在,又得到了什么?”

“什么都没得到,我他丫的就是个悲剧啊!”

……

年轻人像个孩子一样仰天怒吼,喊着喊着,突然间,一道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乍然间传入了他的耳帘:“谁是那个悲剧呀,这么大人了,还哭哭啼啼的,真是不知羞。”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赤幽不敢置信的抬起了头,却发现,一道绝美的倩影正缓缓而来。这倩影的俏脸上,带着几分泪珠,但就是这样,却更添了几分天然的美。看着前来的这一道倩影,赤幽不由苦笑。

“看来我又出现幻觉了,罢了罢了。”

“人生浮华一场梦啊!”

……

赤幽无奈的叹息,刚准备起身离开,却听见了一声恼怒的娇喝:“喂,你竟然不理我,看我回家不罚你跪搓衣板!”

“什么?”

这一刻,赤幽浑身大震,再次回头,终于确认了,这一切都不是梦境。只是,为什么,为什么莫媛还活着,而且,也没有死在战天道?

是了,是了!

天道是莫谷,而莫媛,是莫谷最爱的女儿。终究,终究天道也不是完全泯灭人性的怪物啊。至少,他还是知道,让自己的女儿活下来。这个巨大的惊喜,几乎让赤幽不能自已。他无法控制的,一步步的走向莫媛,哭着,也笑着。

……

(全书完)

章节目录

神葬八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幻心枫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幻心枫羽并收藏神葬八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