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这样的真相之后,叶寒萱心里的苦意又加深了不少。

哪怕江紫苏最近本就有所改变,这也无法使得叶寒萱苦涩的心变得甜蜜起来。

“是啊,我们一家六人在一起就好。”

四爷抱着叶寒萱,笑笑说道。

荣庆王与阮子衿原本该有的圆满一生,已经无法挽回了。

但就像是荣庆王没有得到的幸福全都给了四爷这个儿子一般,四爷却是比原本一切来得更幸福,更快乐。

几年后,宫中走着两个行色匆匆的小少年。

“哥,你快点,甜包肯定醒了,又要找我们了。”

汤圆有些埋怨地说道。

“也不想想,刚才是谁惹太傅生气,才害是我晚了的。”

包子睨了汤圆一眼。

当初叶寒萱生下龙凤胎之后,因着荣庆王手里有先帝的遗诏,他登基为帝,绝对是名正言顺的。

加之皇上为君不仁,已是怨声载道。

所以,没多久,群臣就准备荣庆王的登基大典。

只是,荣庆王早就说过,这个皇帝,他是不会做的,只因为,阮子衿不喜欢。

他宁可跳过皇帝这道程度,直接捞个太上皇来做做。

于是,这个登基大典就成了四爷的。

四爷为帝,荣庆王成了太上皇,那么已逝的阮子衿自然是唯一的皇太后。

至于曹颖,她就老老实实地做了她一辈子的荣庆王妃,守着一儿一女一孙过日子。

四爷为帝,叶寒萱这个皇后是怎么也逃不掉。

包子跟汤圆同样出色,但包子的责任感更强一些,汤圆也没这个意向。

于是,汤圆直接对包子说:

“哥哥,世界还大,弟弟想出去看看,大禹朝江山社稷这个重担,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干。”

然后包子太子的位置,就这么定了下来。

四爷跟叶寒萱早就打算好了,生完这一胎就休息一下,不急着生了。

四爷有三子一女,子女也不算少,且儿子个个出色,真得不急再生孩子的事儿。

想当然的,四个孩子之中,才出了一朵花儿,这朵花儿得有多讨人喜欢啊。

莫说是长辈,就连包子和汤圆也是极疼爱这个妹妹。

所以,两人争着要给妹妹取小名儿。

原本,叶寒萱想娶欢欢和乐乐,只想两个孩子喜乐一声。

包子跟汤圆都反对得厉害,凭什么他们俩个就是包子跟汤圆,弟弟妹妹不是欢欢乐乐。

包子说,妹妹要叫甜包,汤圆就说,妹妹要叫甜汤!

后来哥俩儿猜拳,包子赢了,于是就有了甜包这个名字。

都是自己的孩子,叶寒萱一样疼,就想给小儿子取个类似的小名,总不能让小儿子成了异类。

然后汤圆跳出来说,妹妹的名是包子取的,弟弟的当然就归他了。

这么一来,叶寒萱的小儿子就得了一个元宵的名字。

“娘,这个好吃。”

被点名的甜包小姑娘正萌萌哒,乖巧地坐在叶寒萱的身边,喂叶寒萱吃东西。

甜包跟元宵都已经五岁了,叶寒萱这才怀上了第三胎。

好在前两胎都是双怀,这一胎肚子并没有那么大,里头只有一个宝。

好不容易有机会做姐姐了,甜包可是极期待叶寒萱这肚子里的小宝贝。

“甜包真乖。”

看着女儿如花的小脸,叶寒萱笑了。

在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之后,叶寒萱还是无法自然地面对江紫苏,跟江紫苏的相处也生疏得紧。

甚至,如果可以避着,叶寒萱是绝对不想见江紫苏的。

知道眼前这个实实在在是自己的女儿,晓得叶寒萱不喜欢见到自己,这次江紫苏是绝对得消停。

只要女儿不愿意见到自己,江紫苏就绝对不出现给叶寒萱添堵。

五年前,四爷登基为帝,所以大赦天下,所以好些该死的人都没死,却也被流放了。

果郡王的身子被叶寒怜下了药,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了。

这一点,果郡王一直不知情。

果郡王虽然不知道,他是被谁下药无法有自己子嗣的,但是,他也没让叶寒怜有好日子过。

两人是一块儿被流放的,果郡王怨因为叶寒怜的关系,他才得罪了叶寒萱,走到今天这一步。

想当然的,两人虽然还在一起,果郡王却是待叶寒怜极不好,打骂那是时有的事儿。

叶寒怜也是过惯好日子的人,怎么愿意忍受这样的日子。

于是,叶寒怜背着果郡王勾搭了其他男人。

一次,两人偷情之时,叶寒怜就告诉这个情郎,若是他敢做对不起她的事儿,她就让他跟果郡王一样,这辈子都生不了孩子。

因听闻叶寒怜红杏出墙而寻过来的果郡王正巧听到这一段,当下果郡王就凶红了眼,直接提刀杀了叶寒怜和那个奸夫,再自杀。

钱森、钱进父子俩被流放,当然是苦逼到死。

至于黄娇的日子,却也是没多少好。

当日钱森为了给钱家留下血脉,等黄娇从死亡之丘回来之后,就把黄娇强行送到了钱进的牢房里头。

最后,黄娇倒是真的怀上了钱进的孩子,但这个孩子没被生下来就没了。

黄天盖知道了女儿做的事情,加之四爷都贵为皇上了,干脆请辞,回老家过日子去了。

皇上死了,原本的太后没几天也跟着皇上一起去了,而原本的皇后则主动进了庵堂,做了出家人。

至于曾经的那些皇子们,自然是在四爷的手上讨不到什么好。

四爷只封了他们做闲散的王爷,没有半点实权。

叶寒眉可是叶寒萱放在三皇子身边的眼线,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叶寒萱自然是不会亏待了叶寒眉。

三皇子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嫡子的,这一点,叶寒萱是绝对不会不公的。

但叶寒眉也算是叶寒萱的堂妹,所以叶寒萱要拉叶寒眉一把,可是容易得紧。

得到应有的一切之后,叶寒眉就干脆带着儿子过,这可比跟三皇子在一起,日子舒服多了。

大禹朝在四爷的统治之下,果然回到正规,欣欣向荣起来。

这日子太平了,叶寒萱就把自己的身边一个个嫁出去。

石竹配的自然是韩二,而甘草却是配给了一个书生,如今这个书生已是四品官员了。

鹿鸣是嫁得最普通,但日子却也是过得最自在的一个。

“娘,舅舅什么时候把舅妈给甜包娶回来,弟弟妹妹一个不够啊。”

想到叶寒勇这个舅舅,甜包娇气地皱了皱小鼻子,嘟起了小嘴巴。

“放心,明年,你舅舅就该替你多添一个弟弟妹妹了。”

想到不愿意娶妻生子的熊弟弟,最近似乎有情况,叶寒萱就笑了。

“娘,爹跟包包哥哥他们来了。”

甜包拉了拉叶寒萱的手,指向了从远处走来的父子四人。

包子跟汤圆在来的路上,正好遇到了带着元宵的四爷,于是父子四人便一块儿来了。

哪怕叶寒萱做了皇后,四爷是皇上,可是他们更喜欢孩子叫他们为爹娘,而不是冰冷的父皇与母后。

看到迎面而来,沐浴在阳光之中身边又带着高高低低三个小男孩儿的四爷,叶寒萱眯起眼睛,幸福地笑了。

不管怎么样,从现起到永远,她跟四爷,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章节目录

盛宠嫡妃:侯门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萧小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小白并收藏盛宠嫡妃:侯门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