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文学)番外|忆来生(三)

大公主还成,一早嫁到邕州去了,还算有了着落。

这若是陈家落了败,陈皇后迟早身亡,这二公主就得顶着谋逆罪后子嗣的名声葬送一生。

若是陈家得了胜,她又偏偏姓周…

好生纠结。

我却私心觉得二公主压根没想这么深来着,她不欢喜,纯属是不愿意搬到慈和宫来罢了。

她一直冲我蹬鼻子上脸,我也忍了,谁会和一个注定有着悲惨人生的人认真计较呢?

等了半天,没等来陈显谋逆,反倒等来了有人来给我说亲——陈夫人想把我说给陈家那位嫡长孙,她在姨婆跟前大放厥词,姨婆悲天悯人地攥着佛珠装相,临了临了才仿佛大彻大悟地点点头说,“…行了,哀家知道了,你且先回去吧。”

陈夫人笑一笑,再将眼神放到我身上一会儿,又说,“…我们家是琢磨着郡主是您养大的,不好绕过去,首阁年岁越大,脾性越发不好,竟然还想直接去晋王府提亲,遭我拦下来了…您好好想想,陈家长孙配宗室郡主当真不算亏。”

姨婆手上一滞,面色陡然变得铁青。

她老人家活了这么一辈子,还没被人指着鼻头威胁过呢。

陈夫人走后,姨婆和慈和宫上上下下都显得很平静,只我一人憋得一口老血险些没喷出来。

陈家长孙我是见过的,比我还小半年,是老来子,平时是舍不得打又舍不得骂,脾性心智,和他爹一模一样,愣头得丈二和尚都摸不着头脑。一张脸长得都够去犁地了,含沙射影骂他是马脸,他先是笑呵呵地跟着说。后来才反应过来不对劲,便跑到大人跟前告黑状。

我心里是清楚陈家人为什么要把主意打到我身上的。

爹如今是越发的避世归隐了。只是圣上同他是旧年儿时的情分,不仅封了王,甚至还将内卫禁军交到他手上管。

大周这么几百年,什么都变过,就只有内卫禁军一直姓周。

内卫的虎符和调任权,除非陈显再投个胎投到周家来,否则他再大权在握也拿不到。

爹现在是破罐子破摔。无牵无挂,上无老子娘,中无妻室爱妾,就剩个我了。

爹滑不溜手。陈家便自以为是地认为我是可以牵制爹的尾巴。

我爹巴巴跑进宫来,和姨婆神神叨叨说了老半天,又嘱咐了我几句话,无非是“听姨婆的话,不许自有主张”、“姨婆是为你好。爹也是为你好”之类的。

我摸不着头脑,只好顺着他点头。

陈夫人给了姨婆三天时间考虑,三天之后,陈夫人如约而至,姨婆老神在在地一拍脑门。“哎哟”一声,这才想起来道,“哎哟!我倒给忘了,晋王一早就把阿惠说给了她亲舅舅家的表哥,叫…叫什么名儿来着?”

姨婆侧身问蒋嬷嬷,蒋嬷嬷接过话头应和道,“贺长修,如今在平西关内任六品副佥事,是原先的晋王妃在贺家大爷临去平西关的时候定下来的,都好些年头了。定的娃娃亲,一早就过了庚帖,陈夫人若不信,尽可以让闵贤妃娘娘佐证。”

陈夫人来不及说话,姨婆哈哈笑起来,神色很舒心,“你也是知道的,表哥表妹的,都是天定的缘分,若没你先提起来,哀家也不会问了晋王,更没可能记起这桩婚事来。”

我脸黑得像锅底灰,陈夫人直接脸黑得像炭灰。

也就是说我得赶紧嫁到西北去,才能避开即将到来的祸事。

两厢通了口径,西北的迎亲兵马就到了,这拿浩浩荡荡的军队来迎亲的,扳着手指头算一算,也只有西北方家如今做得到了。

陈显手上捏着一半九城营卫司的兵马不敢硬碰硬,象征性地拦了拦——无非是告诉钦天监说吉日还得等多久多久多久,姨婆一句话,“哀家活了这么多年头,还从来没信过这码子事儿”,钦天监的阻拦出师未捷身先死。

爹一连三日都进进出出宫闱,提早两天将我接回了晋王府了,我连葡萄都来不及放在明珠苑前头,就跟做梦似的,被人蒙上了红盖头,手里头塞了支玉芴,急吼吼地就颠儿在花轿里头由着盔甲的轻骑护送着向西北走。

出门子那天,莲玉姑姑哭得不成人形,哭了又哭地拽着我,直说愧对了母亲,“...让郡主十三岁就嫁了人,这还没在家里好好养上几年呢。”

这事儿赶事儿的,十三岁就出了门子,我尚且没有惊慌失措,莲玉姑姑却跟受了多大刺激似的。

最后反倒变成我一声儿接一声儿地宽慰她。

姨婆拄着拐杖来送亲,要临走了凑我耳朵边说了句话,“替我和你娘好好瞧一瞧西北碧蓝的天。”

我想哭得不得了,姨婆却严令不许哭,我只好一抽一搭。

我没胞兄胞弟,是端王府上的堂哥背着我送上轿,我伏在堂哥的背上,回头望,风将盖头扬起来,正好看见爹一个人站在晋王府门口。

定京到西北的路远得很,送亲的队伍一路走走停停,我反应有点慢,都过了山东了,这才想起来。

咦,这怎么过了一城,送亲的人马就少了一大半啊。

等一进平西关,好家伙,我身边只剩了一百来人了。

没及笄,又是嫁的自己舅舅家,怎么来都好。

我凡事不想多,既来之则安之,蒙着盖头正啃着孜然羊肉腿,一挑开盖头,我羊腿还没啃完,手上油滋滋地也来不及藏,咧开嘴冲那人一笑。

新晋夫婿是个老实人,怯生生地递了张帕子过来,让我擦一擦,然后安安分分地坐在了我身边,离我半丈远,也不同我说话,也不同我笑。

大概他不喜欢我吧。

我心里想,也是,除了胡乱抓住这哥们儿,还能上哪儿找一个这么够义气,能“牺牲”自个儿救我于水火之中的好男人啊。

我有点委屈,想开口说话,可口里的羊肉还没嚼完,只好三两口囫囵吞下肚,哪知孜然辣椒面烈得很,卡在嗓子眼里辣得生疼,我眼泪汪汪地拍拍贺长修求救。

贺长修赶忙给我倒了杯茶水来,一道抚我后背,一道有些手足无措,“若喜欢吃,说就是…我才来西北的时候也喜欢吃…”

他是在安慰我吗?

我抹了把眼睛,“谁说我是因为好吃吃急了的!我是为了吃完,好赶紧和你说话,这才呛到了!”

贺长修脸一红,慢慢腾腾地从半丈远磨磨蹭蹭地坐近到了我身边。

我咧开嘴笑起来。

他肯定不会不喜欢我的。

我心里十分舒畅地有了点儿谱。

我前脚嫁到西北成了婚,后脚定京就乱成了一锅粥。

一向闲散的宗室前皇六子,现端王殿下亲率五千兵马毫无征兆地摸黑突袭了陈府,生擒陈显夫妇以及陈放之一家,端王长子又领五千兵马围住临安侯府,生擒早与陈显有所勾结的临安侯贺琰夫妇,两家勋贵皆被当成了质子,一半的九城营卫司群龙无首,不知该如何行事。

而后京畿一带的兵马倾巢而出,突围定京。

之后谁输谁赢,我就知不道了。

定京出来的消息传到西北得花五六天的时候,我们手上拿到的消息已经是定京成五六天前的消息了,也就是说在我们拿到这则消息时,定京城其实早已尘埃落定了。

只要我在乎那些人平安和乐,别的我一点也不关心。

“你猜谁会赢?”

贺长修笑眯眯地问我。

我轻横他一眼,“打着送嫁的名堂送兵马,谁能想到一向与世无争的端王会一直和西北有联系,最后成为那只捕到螳螂的黄雀?”

贺长修很是愉悦地笑起来,十分郑重地许了承诺,“过段日子我带你去草原骑马。”

我笑着点了点头。

我要替姨婆和母亲,把西北湛蓝湛蓝的天、绿油绿油的草、还有漫山遍野疾驰的马儿,全都看在眼里。

全都记在心里。

那些被生命拘束在定京城里的人儿啊。

我在平西关内,替你们活,替你们无所拘束。

文章到此终了,起于定京,结于西北。起于拘束,终于自由

章节目录

嫡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董无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董无渊并收藏嫡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