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赞和白濮到了土地庙之后,尽管这里看着还挺干净的,不过两人仍旧拿着抹布和水,将里里外外全都给收拾了一遍,几乎地面擦的都能当镜子用了。

王赞跟白濮说,这小庙算是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承载了咱俩所有的希望,不过好在的是最后希望成真,而没有变成失望。

“这庙以后你不在了,会破败么?”白濮站在庙门口问道。

王赞摇头说道:“当然不会了,村子里会有人专门搭理的……”

以前这里破败的时候无人看管,但自从王赞在这立庙之后,渐渐地香火就旺了起来,哪怕他之后就是离开了,香火也不会断的,本身这地方就承载了周围十里八村村民的一些念想,只不过是不可能有王赞在这时药到病除罢了。

收拾完之后,王赞和白濮拎着一些酒和影响品就去了村委会见了于支书一面。

对方看着白濮挽着王赞的胳膊进来,就不由的叹了口气,后来于寒秋上学前也挺郑重的跟她爸说起了自己和王赞的事,一切不过就是美好的误会罢了,您就别乱点鸳鸯谱了,你等我毕业的再过两年肯定给你领个女婿回来,我这才二十岁刚出头你有什么可急的啊。

虽然知道自己女儿和王赞是不可能的,不过这并不妨碍于支书继续得意王赞这个小伙。

“你这是又外出逛一圈回来了?嚯,这次懂事了啊,来见我还知道拿着酒了,你这是觉得自己理亏了嘛?”于支书斜了着眼睛问道。

王赞将东西放在桌子上,就拉着白濮的跟他说道:“这是老书记,你叫一声大爷就行了,我媳妇,您也认识一下哈……”

于支书打量了白濮两眼,心里肯定是非常震惊的,首先他得承认一点,那就是尽管他觉得自己女儿很优秀,但跟面前的女人相比,就算不知道她是干啥的,可气质上于寒秋真的差远了,都是女人,但肯定不是一个世界里的女人。

白濮礼敬的朝着于支书鞠了一躬,他连忙起身拦了一下,王赞这时在旁边说道:“我这边要告辞了,老支书啊这庙里以后您还得多操心,让人常去看看打扫打扫,我之后可能来的时候就更少了,估计一年半载能过来一次吧”

于支书顿时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问道:“什么意思,你要走啊?”

王赞摊着手说道:“结婚,成家,立业啊,您看我年纪轻轻的才二十几岁,不可能在一间土地庙里一直呆下去吧?您见过哪个年轻人是这种生活的”

于支书点了点头,心道也确实是这么回事,王赞这个年纪肯定是志在四方才对的,哪里可能会守着一间庙过日子啊。

“以后还能常来啊?”于支书可惜的问道。

“肯定常来,年年得来,我对这里的感情您也许未必能够了解到的……”

王赞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嗓子里面就已经有些哽咽了,白濮似乎有所感的伸手挽在了他的胳膊上。

曾经来过这间土地庙的人实在太多了,但他们也许只知道庙里有一位看事挺灵验的年轻先生,却不知道这先生将他后半辈子的人生都寄托在了这间庙里。

一月之后陈家大宅,张灯结彩,宾客满堂。

“一拜天地!”

王赞和白濮都穿着中式的礼服,在大宅的厅堂里坐着两家的父母和老人,厅堂外面挤兑了一堆的人,将整个院子都给堆的满满当当了。

人生四大喜事中,结婚肯定是要排在最前面的,对于任何人来讲,婚礼得是人一生中最重中之中的大事了。

而对于王赞和白濮来说就更是如此了,从他们两人相识然后走到今天,用一句比登天还难来形容,其实都不为过了。

“二拜高堂!”

王赞和白濮缓缓跪下叩首,久久没有起身,上方的四位父母都忍不住的红了眼睛,他们和一对新人的心里状况几乎是不相上下的,特别是白濮的父母,这要是在几年前的话他们都不敢想象,自己的女儿能够有这一天。

婚礼有些简易,没有那么多的环节,但氛围绝对是到位了。

王家的这些亲朋都是一路看着他们两人是如何走过来的。

这场婚礼的背后,有太多的辛酸和努力了。

当王赞和白濮跪拜完后缓缓的站起来,几乎于此同时所有的人都不禁长长的舒了口气,这一声叹息意味着曾经所有的艰难全都就此过去了。

晚间,卧室。

王赞满嘴喷着酒气的搂着白濮,长长的吐了口气,眼神盯着她的脸蛋,轻声说道:“总算是熬出头了,我现在是真的理解到,守得云开见月明是什么状态了,我看见的那道光,就是我以后的后半辈子了”

白濮依偎在他的怀里,说道:“你看见了光,我也看见了,看见的是我以后全部的生活和希望,你说我们以后是不是好起来了,不会再有什么波折了吧?”

王赞忽然摇头说道:“不,还会有的!”

白濮顿时打了个激灵,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问道:“啊?又怎么了”

王赞捧着她的脸蛋说道:“波折太大了,坎坷太多了,我他么那天听见王天养和二小他们在背地里说,他们生的孩子都想跟咱们成亲家,我当时就懵了,咱俩这得要生多少才够用啊,这帮玩意心真大,就顾着自己,而没想想咱们得要多辛苦,老牛的身体就是再好,那也架不住一直耕地啊”

白濮咬着嘴唇,使劲的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说道:“混蛋,吓我一跳,从你的嘴里就吐不出什么好话来……”

一年之后。

黄昏时分,北方的某个小城市的偏僻路边。

一个穿着长袍的男子,背后靠着墙昏昏欲睡的打着盹,在他面前铺着一块布子,上面摆着一些剪刀和菜刀。

布子上面写着一行字“只赊不卖,过后收钱”

有路过的人很少都会注意到这在街边摆摊的,而哪怕就是看见了,多数也是扫两眼之后就不太关注了。

这年头谁还在地摊上买这些东西啊。

眼看着天都要黑了,这人似乎一天里也没有开过张,但他仿佛也没什么反应,就闭着眼睛抱着胳膊打盹。

直到,忽然间有一个挺着肚子的女子走了过来,到了摊子前后轻声说道:“家里饭好了,回去吧?”

年轻人“嗯”了一声,伸手将地上的刀子都给收了起来,然后背到身上说道:“这边人好像不太认这个,得,过两天咱俩换个城市我继续练摊,一年没出手了,我感觉自己都有点手生了,没办法啊,老祖宗的手艺也不能丢下啊……”

章节目录

天命赊刀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困的睡不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困的睡不着并收藏天命赊刀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