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桑听闻梁浅回了槐江山,巴巴地跑来看热闹。

“我当初就说了,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人。”别扭的少年幸灾乐祸道。

现在他和金闪闪一起了,每日也是甜甜蜜蜜。

难得看梁浅吃瘪,特意跑来嘲笑她两句。

谁让她当初老把自己一颗纯真的心视而不见的。

梁浅拿出一个平底锅,把他扇跑了。

可乐抱着自己的兔子娃娃过来,看到云桑被打得飞远了,有些遗憾道:“我还想找云桑舅舅玩办家家酒呢。”

她回头,又跑回山头了,嘴里嘀咕:“算了,我还是找兔子精玩去吧。”

那山洞里的小妖精们因为可乐的到来,都有些害怕。

这个小可乐,可比梁浅当年可怕多了。

偏偏这个小祖宗,是山神大人的女儿,动不得,惹不得。

梁浅最近心情不好,哪路大神惹她,都被她打回去。

她心里还在气墨染神君:春神都去给他递离婚协议书那么久了,也没见他回来求她,跪搓衣板。

看来这墨染神君是翅膀硬了。

当初,他是她的半个老师,她一个羞怯少女小菜鸟,是没他一点办法。

现在不一样了,两人是平等的。

在家里,还是她说了算。

墨染神君要她原谅他,没拿出诚意来可不行。

……

可乐在山里玩了一圈,突然听到春神慌乱的声音传来:“可乐,快告诉梁浅,墨染神君去找玉姝公主理论,和一帮天神们打起来了,你快让梁浅去拦住他!”

可乐一听,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可是自家老父亲和人打架,还是打群架,就算老父亲本事再大,和那么多人总会受伤吧。

不敢迟疑,可乐急忙去告诉梁浅。

梁浅一听,立即破了结界,捏了个诀,急急要飞去找那个不懂事的墨染神君。

她不过是想让他受点惩罚,可不是想让他去找死啊。

那天界的神君是可以随便招惹的吗?

他是不是不想混了。

飞得将近天门,她却进不去。

她不过是个区区小山神,是没有资格进去的。

她在门外徘徊了一会儿,正头疼着急时,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被扔了出来。

她一眼认出,这就是她那个不懂事的丈夫——墨染神君。

梁浅急忙接住他。

墨染浑身都是伤,脸上也都是血,他看到梁浅,笑了:“夫人,我帮你教训了玉姝公主,以后她一定不敢来和你胡说八道了。”

梁浅气急败坏:“你这笨蛋,我不过和你斗气,你跑来天界惹什么事!”

墨染神君淡淡一笑:“夫人有所不知,我早就回不了天界了。”

梁浅惊讶:“为什么?他们因为你闹事,不让你回去了?”

墨染神君解释:“之前我在凡间的肉体已经死去了,我为了复活,选择和风离痕合体,这一合体后,我就回不去了。天界不会收容我身上的风离痕,他可是一个曾经的大魔头啊。”

梁浅这才知道他为她牺牲和付出了什么。

她缓缓道:“做墨染神君有何意思,不如还是回凡间做你的首富去,我和可乐跟着你住别墅,不比在天界快活?

你若是以后住腻了凡间,我的槐江山随时欢迎你,那可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你要是闲着没事做,还可以给我做个助理,收拾下不听话的小妖精。

无论去哪里,我就一直陪着你,好吗?”

墨染神君知道她是原谅自己了,心里一暖:“好,夫人,从此这世上再没有墨染神君,只有属于你一人的柳梦泽。”

……

到底是神魔结合的体质,柳梦泽的伤恢复得很快。

梁浅每日照顾他,都忘了当初为什么生气了。

春神偶尔来看他们,看到躺在床上气定神闲的柳梦泽,心里就有些生气。

这柳梦泽倒是狡猾,让她和几个天神配合演了一场戏,果然把梁浅哄得原谅了他。

没错,他去教训玉姝公主,把她说得无地自容是真。

可是,这天界,哪个天神敢打他墨染神君啊。又不是活不耐烦了。

也就梁浅没在天界生活过,不知道这墨染神君在天界能和战神祁央打成平手的名声。

罢了,这小两口能好好过日子就行了。

她也不忍心梁浅为此一直钻牛角尖。

再说了,可乐也为此一直很烦恼。

小孩子还是要快快乐乐长大得好。

春神走后,云桑又来了。

他此次是来递请柬和辞职。

“我和金闪闪要结婚了,请你们全家去喝喜酒,另外,邀请可乐做花童。

还有,以后我可不在槐江山给你打下手了,你自己好自为之。”

梁浅看着眼前依旧漂亮,却不再一脸别扭的少年,笑着祝福他:“那是好事,你如今也该自己独当一面,成家立业了,总在我这里待着也不是个事儿,我就祝福你和闪闪永远幸福。”

云桑看着柳梦泽,忍不住道:“你若是敢再欺负梁浅,我这个……”

他顿了顿,终于承认了自己娘家人的身份,“我这个小舅子是不会放过你的。”

柳梦泽微笑:“你放心,不会有这一天的。”

祁若白听闻可乐要回去了,特意来恭喜她。

这次,他没进入可乐的梦境。

可乐第一次送了礼物给他,是一个她自己雕刻的兔子玩偶,“祁若白,我妈妈说了,不能总是收别人的礼物,这是我亲手雕刻的,送给你。

虽然它没什么特别的,也不能变出什么好玩的东西。

不过,等我以后修炼大成了,一定给你做一个特别的。”

祁若白接过礼物,很高兴:“你送我什么,我都喜欢。”

梁浅看着祁若白和自家女儿两小无猜,起了心思:“我看祁若白这小子不错,聪明,又对可乐好,不如,让他们订个娃娃亲?”

柳梦泽皱眉,不同意:“不行,天界的都不是好东西,可乐不能嫁给他。”

想做他女婿?

没门。

祁若白那小子,给他找了那么多麻烦,这辈子是别想做他女婿了。

再说,他还和玉姝公主有亲戚关系,那就更不行了。

祁若白看着天真可爱的可乐,正幻想着他和可乐的未来。

他早就听可乐说了她爸爸当年不开窍,导致追妻多年的事情,他心想自己才不会那么傻,自家媳妇还是要早点定下的好。

祁若白若是知道他当初一句无心之话,惹出后面这么多麻烦,让柳梦泽彻底否定了他,让他的追妻之路也有很多周折,他肯定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乌鸦嘴。

章节目录

山神问鼎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毛馨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毛馨宁并收藏山神问鼎娱乐圈最新章节